设置

关灯

第 9 部分

    进出于父亲的后穴,看着父亲后穴淫水越来越多,叫的越来越欢,王冲也感到十分的舒爽。可是王震还不满足,又是叫嚷道:"儿子,不要干看着,快吃爸爸的鸡鸡!"

    王冲这才发现自己冷落了父亲的大棒,于是右手抓着橡胶棒干着王震,左手抓着王震阴茎的根部放到嘴里套弄。王震受到两方夹击,强烈的快感让他难以持久,叫嚷着将精液射入儿子的嘴里。王冲很是配合的将父亲的精液吃进嘴里,末了还将阴茎上上下下舔了个遍。

    看到父亲已经爽完,王冲也不抽出橡胶棒就爬到王震身上,将硬邦邦的小肉条对着王震说道:"爸爸,我小鸡鸡还很硬哦,你要把帮我吸出来!"

    王震将儿子抱着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身子,笑道:"好,等下爸爸一定把你操出来!儿子,等下你想射几次?"

    王冲亲了王震一口,叫道:"要射不出来为止!"

    王震听了雄风又起,说道:"等下不可求饶哦!"说着抱着儿子坐了起来,而留在后穴的橡胶棒也因他的坐起全根插入王震的体内,让王震呻吟一声,阴茎更硬挺。

    王震也不急着将它拿出来,而是对王冲说道:"儿子,站起来,自己坐到爸爸的鸡鸡上!然后干爸爸的鸡鸡!"王冲双手撑着王震的肩膀,屁股一抬,王震也配合的抓着阴茎对着王冲的后穴,再叫王冲坐下。王冲身子往下一用力,立时将王震的大棒吞在体内,父子两齐齐舒服的叫起来

    王冲吞入王震的肉棍后,大腿开始用力,上下运动套弄王震的肉棍。王冲的动作不是很快,也不是很猛,但是由于王震的肉棒很是粗壮,光是插入就让王冲感到十分的充实而饱满,所以虽然动作轻缓但快感依旧强烈。而随着王冲的上下运动,每一次坐下都带动着王震后穴的橡胶棒插入,也使得王震身受前后夹击,快感亦是如潮。

    父子两啊啊大叫着,激烈的运动,袭身的快感让两人大汗淋漓,而过了良久,王冲已经感到疲累,王震就抓着王冲的腰上下套弄自己的阴茎,强健有力的双手快速的运动,让两人摩擦更加剧烈,王冲呻吟不止,叫嚷着:"啊......爸爸,我好爽啊......快......快,不要停啊......"然而王震动得更加快速,王冲感到小腹一酸,小阴茎一抖将精液射到王震满是汗水的胸膛。

    但是王震动作依旧如故,快而猛,王冲只能断断续续的嚷着:"爸爸......啊......停停......,我受不了拉啊......"王冲的话丝毫不起作用,反而让王震动的更快。他只能扶在王震身上,继续承受着王震的冲撞。

    虽然王震体内有跟橡胶棒抽插着,但是已经射了一次的他持久力惊人,王冲射精后,他精关依旧稳固如常,超猛的动作丝毫撼动不了他。干了一阵,王震抱着儿子,身子一转,变成王冲躺在沙发上,然后王震伏在上面更加勇猛的抽插,干得王冲呻吟忽断忽续,似哭似吟。

    如此不久,王冲又是喷了出来,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求饶,只能低声呻吟,神智模糊的沉浸在强烈的快感中。王震愈干愈猛,腰干好象不怕扭断似的强烈的摆动,终于,他也达到了极乐的颠峰,大棒强劲的将大量的精液喷入王冲体内。射完,王震还不舍的又是抽插几次,才将儿子抱起,双双躺在床上。

    "儿子,记住,你的屁眼除了爸爸不让任何人干?明白吗?"

    "嗯"王冲害羞地搂住了爸爸。

    父子乱伦 (从始至终的H……)

    明德指着浴缸的边沿上说:「来!你先坐在这把双脚打开!」

    夏夏听话的从父亲的身上站了起来,他天真坐在浴缸上,把腿张得开开,看着正望着他菊穴的父亲。

    明德看着儿子双脚打开的坐在他面前,他分开原本闭合的雪白臀瓣,粉红色的肉洞像等不及似的露出在他眼前,粉红褶皱也微微的张开,明德真的忍不住了,他跪在儿子的面前,深深的吸了口气后,把头埋入儿子的隐处,慢慢把脸贴向眼前那迷人的蜜穴,他用力的嗅着儿子菊穴里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处男香味。

    「爸!你干什么,怎么把头伸到那里?」

    看着儿子粉红色有点湿润的肉洞,明德忍不住的伸出舌头,他用舌尖快速的由下往上的在儿子的菊穴舔了一下,让坐在缸边的夏夏也跟着颤一下!

    「啊~爸~嗯~你怎么舔那里...啊~不要...那里好脏...」

    一感觉到父亲正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后穴,夏夏心中乱了,他害怕用手推着父亲的头,想把父亲的头推开,但父亲不但没有离开,反而用手抱着他的腰,将他推向自己。

    「爸~不要啦...喔...好奇怪喔...」

    明德舔了一下儿子的菊穴后,发觉到儿子的骚味在他嘴里慢慢的散开,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儿子的味道真是美极了!他又将舌头伸向儿子的蜜穴,在儿子的穴口上慢慢的舔着。

    「啊~爸~不要弄了...嗯~好痒喔...」

    从没经历过这种事的夏夏,根本不知道父亲在做什么,但后穴让父亲这么一舔,让他感觉自己的菊穴里像有什么东西在爬似的痒了起来!他很想推开父亲,但又不想让父亲离开。

    「嗯~爸~嗯~不要...」

    明德用心的舔着儿子柔软的穴眼,甚至连上面的细小邹褶他都仔细的舔着,接着他用舌尖轻轻的推开了儿子那洁白光滑的小屁眼后,舌尖继续的舔着儿子的内壁。

    「啊~不要...爸~嗯~我...我...好难过喔...嗯~好像要尿尿了...」

    第一次,夏夏的肉棒里流出了黏稠的蜜汁,他忍不住地用双腿将父亲的头夹紧了!但还是阻止不了黏糊糊的爱液从他肉棒深处里的涌出,使得夏夏的下体开始湿濡起来。蜜汁散发的那股骚味让明德激动不已,他把头埋入儿子的双腿间,舌头贪婪的吮吸着亲生儿子的爱液。

    「啊~爸爸~不要啦...啊~好痒...不要舔了啦...夏夏要尿尿了...嗯~」

    强烈的快感让夏夏忍不住的弓起了身子,后穴也不自觉的挺向父亲的脸,让明德更恣意的舔着,他品尝着儿子的肉棒第一次所流出来的精液,他的心亢奋得不能再亢奋了,胯下的肉棒涨的不能再涨,连龟头也涨的发痛,于是他抱着儿子曲膝坐在地上,他将儿子的双腿分开架在自己的大腿上,让儿子靠在自己的双腿坐着后,他将肉棒前端的龟头抵在儿子娇嫩的小穴口。

    「爸!你弄得我好难过喔。」

    「夏夏!来爸让你舒服!」

    明德一手手指分开儿子粉嫩的臀瓣,搓弄着儿子的肉棒让爱液慢慢的泊泊而出,另一手握着自己的肉棒用龟头抵住儿子的菊穴口,他用着龟头上下的摩擦着儿子的屁眼。看着父亲握着自己粗壮的那根东西不停的磨着的夏夏,虽然他不知父亲在做什么,但他的肉棒早已湿润了,阻止不了的爱液不断的从他龟头里流出来,

    沾湿了父亲的龟头,彷佛在迎接父亲似的。

    「爸~不要弄了...嗯~夏夏心里好奇怪喔...」

    父亲的龟头不停的摩擦着后穴让夏夏觉得后穴不断传来刺激性的麻痒,不由得让他扭起腰来,尽管他不知道怎么辨,但后穴里窜起的强烈电流更让他不自主的将头往后仰,同时他的心里不断的想着怎么辨?

    「喔...爸~我好难过喔...啊~不要弄了...」

    明德看儿子的阴茎里流出的爱液越来越多,就连他的肉棒和龟头都沾满了儿子那湿答答的爱液后,他想应该可以了!接着他将龟头顶着儿子的小穴口,然后挺起

    龟头微微向儿子的菊穴里挺进,当他的龟头插进儿子狭小紧凑的蜜穴时,他可以感受到龟头被儿子的肉壁紧紧包着的感觉,那像海绵般柔软的肉洞包着的快感阵阵的

    传到明德的大脑,让他兴奋的忘了儿子才只有十四岁,不但是个处男,后穴更末成熟到可以容纳他那又粗又长的肉棒,他兴奋的挺腰,让肉棒继续插入儿子的蜜穴。

    「啊~」夏夏的喉咙里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他感觉到自己的后穴正被某样巨大的东西侵入,使的他狭小的花穴有如同被撕裂般的剧痛瞬间扩张开来,他用手推着父亲的胸膛,想阻止父亲的后续动作。

    「不要...好痛...啊~」

    明德慢慢的将肉棒插入儿子的后穴,直到龟头感到巨大阻力,他的直觉告诉他这是儿子从未被人开垦的禁地,他没想到儿子的第一次会是给了他这个做父亲的,但随即想到身为父亲的他可以得到儿子的第一次,他就兴奋的使劲挺腰一送,将他粗大的肉棒顶开儿子狭窄的肉缝,直朝儿子的菊穴插入!

    「啊~痛死我了...爸~快抽出去...」

    嫩穴撕裂般的疼痛让夏夏忍不住的用双手捶打着父亲的胸膛,痛入心痱的感觉更让他流下眼泪,他感觉到自己的菊穴像被烧烫的铁棒给插入似的涨开,他想将它挤出去但没辨法,粗壮的东西就是不肯出去,让他没得选择,只能将它这样的夹着!

    「夏夏!对不起!爸太用力了,是爸不好,爸爸不动了,忍一会就好了!」

    因疼痛而面部肌肉扭曲的夏夏,让明德心疼不已,他将儿子抱在怀里,手不停的拍着他的被背安抚着儿子!同时也感受着儿子蜜穴里皱褶的嫩肉不知是因为排斥肉棒的插入而还是欢迎肉棒的到来而蠕动夹着肉棒的美妙滋味。

    「啊~好痛喔...爸拿出来...我不弄了...」

    尽管父亲不停的安慰,夏夏还是只觉自己的后穴像快被撑裂似的疼痛,他轻轻的哭泣着,同时感觉自己屁眼里多了根粗壮的东西,而那根粗壮的东西就将他整个狭小的后穴塞的满满的、涨涨的。

    「啍、啍...」

    明德抱着儿子不停的在儿子的耳边安慰着,等到夏夏的哭声小点时,他才让儿子离开他的怀抱,他将夏夏盖在他脸上的秀发往后拨,看着儿子流泪的样子,明德忍不住的吻着儿子的所流下的泪水,他不断亲吻着夏夏的脸,偶尔吻着儿子的唇,跟着猛然的含住儿子的左耳,轻柔的咬了起来。

    「还痛吗?」

    「一点点!」夏夏委曲的说。

    「对不起!都怪爸爸!」

    「爸!我们这是不是做爱啊?」

    「嗯~」

    父亲和哥哥的秘密

    父亲和哥哥的秘密

    阿億在週末半天課後通常走得很急,並不是急著回家,是趕著到同學新仔家報到。新仔可能是全校國三生中電腦配備最好的少年,阿億沒有專屬的電腦,老膩在那裡似乎也挺合理。阿億家和新仔家不同社區,但相隔只有百餘公尺,兩人的母親也是舊識兼牌友,週末總要打上一下午的麻將,然後母子倆買點晚餐回家,和父親與哥哥一塊用餐。

    阿億家中成員如同上述四人,父親是銀行的中階主管,47歲,身材普通有點小腹,戴個金框方眼鏡,成熟帶嚴肅,中規中矩的顧家男人。母親是典型家庭主婦,喜歡打打小牌紓解工作壓力。唸高二的哥哥阿勇18歲,因為酷好籃球,體格發育相當良好,180cm/73kg的體格,高過父親許多,當然阿億是十分羨慕的。老么阿億16歲,正值發育初期,情緒起伏很大的時期,尤其經常滿腦子慾望,一點刺激就勃起。身體也變化很快,聲調如同父兄低沉渾厚,腋毛出現,陰毛開始濃密,陰莖睪丸增大不少,可惜身高沒有增加很多,也不愛打球。有個魁梧的哥哥,阿億並不擔心自己最後只能像父親的中等身材,其實他覺得沒有虎背熊腰的父親仍不失男性魅力。他比較擔心自己肚臍下的小傢伙,能不能長得像父親或哥哥那樣標準?阿億有次撞見了父母做愛,看過父親陰莖暴漲的尺寸,母親正在為他口交,那粗黑的尺寸大概13或15cm,硬度很夠,毛茸茸的肉球大而飽滿。哥哥阿勇則是手淫時看到的,常見,有時一天兩三次,雖不像父親的多毛性感,但勃起卻明顯比父親的尺寸粗大。

    一家人思想都相當開放的,小時候常一家人共浴,居家衣著也很「輕便」;長大後雖各自分房,房間也沒有上鎖的習慣,見到這些私密的行為不但容易,而且習以為常。

    習以為常,不表示沒有反應。父親飯後總到書房安樂椅上閒坐看報,舒服的將兩腿抬靠桌面,因為習慣穿著寬鬆短褲代替內褲,這種姿勢讓原本就飽滿的陰囊輕易的露出,加上佈滿捲毛的結實大腿...性感程度,可不僅僅只想多看幾眼而已。「真希望像母親一樣,能握在手中,或者舔一舔試試。」阿億承認青春期開始後,每次看見父親的裸露,自己的小傢伙就會硬得難以忍受,甚至還偷過用完的保險套,沾上父親的精液嚐過味道...但父親畢竟就是尊長,也永遠一副嚴肅正經的模樣,阿億怎麼敢半點刻意的碰觸撫摸?

    醫學書籍曾說,許多人對同性或多或少都有過性幻想。阿億覺得誇張了,有時偷偷望著陽剛味十足的父親,就愈不信有這回事。父親根本是完完全全的異性戀,他和母親的性愛經常很激烈勇猛,呻吟不斷,是十足的男人,哪可能還想在同性間得到樂趣?阿億想,像父親這類的男人雖然不勝枚舉,但從小看到大,仍是風味十足。又想起父親白皙圓滾的雙臀,並未因年齡而鬆散,當他著上燙好的西褲,身後圓滿弧線的誘人輪廓,就更覺得可惜。

    無論如何,父親的確是阿億第一次手淫射精時性幻想的對象。爾後的日子,手淫想著父親,他發現自己的尺寸似乎就會特別的粗大,興奮度也不同。阿億承認很迷戀父親這種輩份的男性,儘管女人的裸體也讓阿億有反應,但征服同性似乎更讓自己感到興趣。

    直到幾週前,阿億發現了一件天大的秘密,他才明白醫學書籍不是毫無道理,而所謂「人不可貌相」或許有更深一層的意義。這事件帶給阿億的喜悅比起衝擊大多了,甚至參雜了一點的嫉妒情緒。而且這事件每個週末的下午原來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