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22 部分

    接着爸爸又放进来第二根、第三根,并且慢慢抽擦着。

    "嗯嗯......"我的叫声已经由不舒服的呻吟变为甜美的淫叫。

    "儿子,爸爸要进来了"

    爸爸让我跪起来,用双手搂着我的腰,双腿夹着我的腿,把他那粗大惊人的肉棒刺了进来。

    虽然经过了舌头和手指的洗礼,但爸爸的阴茎实在是太大了,我的后门只觉得火辣辣地疼。

    "小宇,疼了就说出来"爸爸继续往里送着。

    我咬牙一语不发。

    "长痛不如短痛,小宇,坚持住,爸爸进来了"说完,爸爸用劲一刺,他那16CM的大阴茎冲破阻碍闯进了我的处男菊穴。

    "啊--"我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小宇,疼吗,疼的话就算了"说着,爸爸就要抽出来。

    "不,不要抽出来,我要你,爸爸,我要你日我!"我哀求着。

    "那你忍一会儿,等会儿就舒服了。"说完,爸爸开始慢慢地抽插。

    伴随着爸爸的抽插,我的屁眼变成了一种麻木的疼痛,再后来就只有麻没有痛了,接着屁眼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快感,那种感觉让人欲死欲仙,只觉得里面奇痒难忍,急需要爸爸的长枪来摩擦。

    "啊......啊......爸爸......好舒服......好痒,爸爸,快,......用力......用力日我!"

    "儿子--啊啊!你的屁眼好紧......好热......夹得爸爸好舒服......啊"

    爸爸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啊!!!啊!!!爸爸!!"

    爸爸越插越快,就像一个野蛮的狮子,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温情脉脉,只有兽性的喷发。突然,把抱起我,把我转了一个身,他的阴茎也在我的屁眼里了打了转,巨大的快感使我咬紧了牙关。爸爸用双手托起我的大腿,再用力地日我,日他的亲生儿子。他满脸凶相,浑身的肌肉随着抽插而晃动,简直要把我吃了一样。

    "啊......啊......爸爸......好好日我......日你的儿子!"

    "好儿子......贱儿子......爸爸在干什么?"

    "嗯......爸爸......爸爸......啊!"

    "快说!爸爸......爸爸在干什么!"

    "爸爸在日他的儿子,和他的儿子交配!"

    "好儿子,爸爸是你的什么!"

    "爸爸是我的哥哥!啊......我的男人......我的国王!"

    "对,你就是爸爸的弟弟!爸爸的老婆!爸爸的奴隶!说......儿子是用来干什么的?"

    "嗯......儿子......嗯......儿子是用来......用来给爸爸日的"

    "说得好......儿子......爸爸把你的屁眼......日烂好不好?"

    "嗯......嗯......我的屁眼就是......就是给爸爸日的!爸爸......啊啊啊!!我不行了......爸爸......儿子要死了!"

    "儿子,再坚持一会儿......啊!......爸爸正爽呢"

    爸爸继续粗暴地奸淫着自己的儿子,性的快感使我们不顾面子,满口淫言浪语。

    "啊......宝贝......爸爸要射了......啊--啊--啊!!!!!!!!!"

    爸爸把炽热的岩浆全射进了我的体内。

    经过一场大战,我无力在躺在爸爸怀里。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

    "怎么样?小宇......舒服吗?爸爸的功夫怎么样?"爸爸亲着我的耳机问。

    "嗯......爸爸,你好棒哦,我好舒服。"

    "儿子,你刚才叫得可真浪!"爸爸舔着我的脸说。

    "还不是你逼的啦"我脸红了。

    "宝贝,你让我发狂......"爸爸喃喃地说。

    在家里住了六天,爸爸整整干了我六个晚上。

    电话传情

    返校之前,我给爸爸拍了一张裸照。爸爸光着身子站在床边,鸡巴挺立着,做出性感诱人的姿势。我把这张照片仔细珍藏在我的被套里,淫欲难遏的时候,就拿出来,对着爸爸的照片,回想着与爸爸做爱的种种细节打手枪。有时候照片也解决不了问题,等宿舍没人的时候,我会躺在床上,打通爸爸的手机,在电话里与爸爸声音做爱。

    "爸爸,我好想你哦"

    "小宇,爸爸也想你呀。"

    "小宇好想和爸爸做爱哦"

    "小宇想和爸爸怎么做呢?"

    "要吸爸爸的大鸡巴,要爸爸的大鸡巴插儿子的屁眼。"

    "小宇,你说得爸爸都硬了。"

    "爸爸,我也硬了。"

    "那就把内裤脱了哦"爸爸在电话那头吩咐我,其实我已经早脱了。

    "爸爸,让小宇吃你的大肉肠。"

    "好啊,乖乖张开嘴,爸爸进来了。"

    "嗯嗯"我往嘴里塞了一根黄瓜,对着电话发出吸吮的声音。

    "哦--啊!小宇吸得爸爸好爽啊"电话里传出爸爸的呻吟。

    "嗯嗯......爸爸的鸡巴好大好热"我加快了吮吸的速度。

    "儿子,爸爸要射了--啊!!!!!!!!!!!!!!!"爸爸在电话里吼叫三声。

    "爸爸,小宇要吃你的精液!"我把自己的精液撸出来,拌到黄瓜上吃下。

    整个学期,我就是用照片和电话解决性欲的。在一次通话中,爸爸在激情之余答应寒假回家让我操一回他。我期待着寒假的到来.

    农舍欲火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学校放假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不但有妈妈可口的饭菜,还有爸爸或温存或野蛮的爱抚。可是冬天天冷,妈妈出去的次数很少了,所以也大大减少了我和爸爸偷情的机会。除了偷空亲亲嘴,摸摸鸡巴,也就是在洗澡的时候互相口交一下,连操的机会都没有。

    终于,到了年关了。照例,每年爸爸这时候都要回一趟乡下老家。今年爸爸特别问我"小宇去不去?考上了大家,也应该去看看家里人。"母亲也同意了。我知道,爸爸是在创造一个可以自由做爱的机会。

    在车上,我们特意挑了个最后面的一排,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依偎在爸爸怀里,爸爸,紧紧地搂着我。我把手伸进爸爸的内衣,抚摸着爸爸已经坚硬如铁的鸡巴和结实的臀部,爸爸憋红了脸,喘着粗气,把我搂得更紧了。

    下车后,爸爸轻轻地骂道,"小浪货,刚才弄得我差点射了。"

    "你不浪,谁让你硬了。"我嬉皮笑脸。

    "你等着,今晚上别想睡觉。"爸爸作出凶恶的样子。

    "来呀来呀,谁怕谁?"我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把。

    老家的人见我们回来,都很高兴,爸爸忙着和他们说话,我却盼望着天早点黑下来。到了晚上,他们还要看电视,我实在等不及了,就做出哈欠连天的样子。

    "小宇是走累了?"爸爸会意地问我。

    "可不是,坐了一天的车,早点睡"二叔也附和。

    "那我们就去先睡了。"爸爸跟他们告过别,我们就赶紧到了特意为我们准备的一房内。现在的农村也富裕了,屋里的火炉比城里的暖气还热乎。一进屋,我们就关上门窗,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宝贝,等不及了?"爸爸热烈地吻着我的双唇。

    "爸爸......爸爸!"我喘着粗气叫着。

    由于乡下的每间房子都是独立的,又都是厚墙厚门,根本不用担心怕被他们听见。

    我们近不及等地把手伸进对方的内衣,在对方火热的身上大力地抚摸着。爸爸粗大的手掌把我的性欲撩到了顶点。

    "爸爸,我要你......"

    我们一边热吻,一边为对方脱去层层的衣物,为什么冬天要穿这么衣服啊?

    终于,我们赤裸裸地坦诚相见。望着对方的身体,我和爸爸扑在了起,在火热的大坑上翻滚。农村的坑就是有这样的好处,无论你的动作多么翻江倒海,绝不怕弄出动静。

    我们紧紧地搂着,滚着,吻着,喘着,两根铁棒在胯下剧烈地摩擦着。

    "爸爸,让我吃你的大肉棒!"我跪在坑上,把那根滚汤的热狗含进嘴里,使劲吮吸起来。

    "哦--"爸爸发出长长的呻吟。

    我的双手在爸爸粗壮的毛腿和阴囊上游动,大力地捏着他结实挺翘的双臀,用舌尖逗弄着爸爸的龟头、冠沟、马眼。

    "哦--嗯--啊,小宇......爸爸好爽......"

    "嗯嗯"我加大了力度。爸爸快活的搂着我的头,双手在头上胡乱抚摸,我一边吸一边用脸蹭着爸爸的大腿,爸爸则舔湿他的手指,在我的耳朵、眉毛、脖子里滑动。接着,爸爸低低吼了一声,强劲的精液喷了我一嘴一脸。

    "哦--"我吐出爸爸半肿的鸡巴,长长吁了一口气。

    爸爸射完精,我舔干净了他的鸡巴,爸爸也舔了我脸上的精液,接着,我们拥抱接吻,互喂着嘴里的精液。

    "来,小宇,爸爸替你吸",说着就要下嘴。

    "不,爸爸"我搂住爸爸的肩头,"我想来点别的。"

    "什么?"爸爸不解地问。

    "我想操你!"我在爸爸耳边神秘地说。

    "那怎么行?"爸爸惊讶地说。

    "怎么不行,就许你日我,不许我操你?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呀。我也是个男人哪!

    爸爸想了想,无奈了趴下,"那好,不过你可轻点。"

    "哎!"我高兴地应了一声。

    我也学爸爸操我前的样子,把脸埋在爸爸的臀沟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原以来很脏的地方,却有一股粗犷的男怀气味,难怪爸爸那么喜欢舔我的屁眼。

    我伸出舌尖,在爸爸的菊花缝外轻轻地点了几下。

    "嗯--"爸爸发出舒服的长吟,显然他也感觉快感了。

    然后我就深情地舔着爸爸的小穴,每舔一下,爸爸就长长地叫一声,直到我把小穴的入口舔得湿润光滑。我从背包里拿出从城里带来的洗面奶,挤了一团涂在我右手手指和爸爸的洞口,然后按着爸爸操我的步骤逐步伸入爸爸的秘地。

    哇,没想到爸爸的小洞那么湿热,内壁紧紧地箍着我的手指,想把他吸进去的样子,我又伸进去中指。爸爸哼了一声。

    "爸爸,放松"我轻轻地吻着爸爸的耳朵。

    放进去无名指后,我就开始轻轻地抽动起来了。爸爸的屁眼显然没有被开垦过,那么敏感,当我加快速度时,爸爸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

    "啊、啊、哦"爸爸的叫声透着一股妩媚,不像平时那样雄性十足的样子,看来阳刚健壮的爸爸也喜欢被干嘛。

    我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就在早已经硬得不行的鸡巴上涂上洗面奶,先在洞口磨了几圈,让爸爸先熟悉一下这种感觉,然后一股作气刺了进去。

    "啊--"爸爸低低地惨叫了一声,我低下头,爸爸回过头和我热吻,大概是想借此分散下体的疼痛。

    当我的鸡巴完全没入时,爸爸使劲把屁眼一缩,我的肉棒就被他强壮有力的括约肌紧紧钳住。我惨叫一声全身血脉喷张。我才知道干人那么爽。这跟口交完全不同,虽然口交可以借住舌头牙齿来刺激老二,但绝没像屁眼这么有力道。我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移动我的老二,那种鸡巴在爸爸屁眼内摩擦的感觉,又是一种刺激,其实光是看着我老二在他屁眼内进进出出的景象就够刺激了。

    随着性交的深入,爸爸显然也习惯并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他不但发出性感的呻吟,还屁股一挺一挺在配合着我。我靠!没想到那么雄壮的爸爸也喜欢被自己的儿子干!我搂起爸爸的腰,让他跪在床上,我在背后冲刺,这样我们的身体能够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啊、啊"我大力地冲刺着,大腿打着爸爸的屁股发出清脆的响声。

    老爸双手扶着头,狠狠地叫着。

    "爸爸,儿子干得你爽不爽,舒服不舒服?"我喘着粗气问。

    老爸一边呻吟一边回答,"好,好儿子,好爽......啊啊......好舒服!"

    "爸爸,你......你很喜欢被儿子干,......对不对"

    "嗯嗯......我喜欢......我喜欢被儿子干"

    我突然拔出我的鸡巴,爸爸连声惨叫

    "不要,不要,小宇,插我,我要你的大鸡巴!"

    "我只是换个姿势嘛,躺下!"

    爸爸急忙翻身躺下,并把自己的双腿拉起来,露出红红的屁眼。这副景象实在是太刺激了。我把爸爸的双腿放在肩上,狠命冲了进去。

    "啊--"爸爸一声浪叫,显然这种姿势更刺激。

    爸爸一只手 在自己的鸡巴上撸动,嘴里不断地浪叫:"啊。。。

    啊。。。。恩。。。啊。。。好爽。。。儿子。。。操死老爸。。。儿子。。。鸡巴好爽。。。用你的鸡巴。。。操烂老爸的屁眼。。。啊。。。啊啊。。。啊啊啊。。。

    。。。"

    爸爸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威风的样子,淫荡地叫着,他越是这样我越干得性起。

    我浑身已经湿透,汗水浸满了全身。我抽出鸡巴,仰面躺在床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老爸心疼地看着我,他过来跨坐在我身上,将屁眼对准我的鸡巴,缓缓坐了上去,自己上下做起了活塞运动。我用手握住老爸的鸡巴套弄起来,前列腺液流得我身上到处都是。。

    看着老爸满足的样子,我心里由衷地感到一种征服的快感。老爸该轮到儿子再爽一把了。我双手托起老爸的屁股,躺着又开始狂干起来。我从未感到这么兴奋过,动作也越来越快。啪、啪、啪,我的身体有节奏地撞击着老爸的屁股。老爸早已缴械投降,此时只有浪叫的份了。

    "啊。。。嗯啊。。。嗯。。。啊啊。。。儿子。。。。。。老爸快不行了。。。儿子。。。放过老爸。。。儿子。。。你好棒。。。要操死老爸了。。。啊。。。啊啊。。。啊啊啊。。。"

    "干你干你!干烂你!你这只野狼,操你这头公牛!"我胡言乱语。

    "啊、啊"爸爸只有淫叫的份。

    终于,我也忍不住,抽大股的精液射在了爸爸的肚子、胸口上。我把爸爸身上的精液舔吃干净,爸爸厚厚的胸肌和凸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