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23 部分

    不平的腹肌舔起来感觉好极了。然后把我的鸡巴塞进爸爸的嘴里,爸爸无力地替我吸干净。

    我趴在爸爸的身上,我们父子舒服地叹息着。

    "爸爸,儿子的功夫还不错。"我在爸爸耳边轻轻地说。

    "靠,臭小子,只顾自己爽,险些把你爸弄死。"

    "嘿嘿,你以前也不是差点把我弄死。"我得意地笑了。

    "小宇,我们算是真正的互相拥有了。"爸爸搂着我,我们在农村火热的坑头上安然睡去.

    至是被一對不孕夫妻所收的小孩,他的父是一名中校軍官,他的母是一名老師。至當才8。對至而言,當一切的一切是那的美好。一直到他三年前他母生了一場大病世之後,一切全都改變了......至當14。至的父叫健明是一名中校軍官,今年40有著一附標準的軍人臉,濃而粗黑的眉,充自信和氣魄的眼,加上月的痕所造成的滄桑感使的健明手投足之充了成熟男子的氣慨。

    健明依照往常的從部隊中回到家中,托著疲的身坐在沙上,看著電視,至從屋內的角落的房緩緩的走到健明面前跪下,將建明的皮鞋脫下後正準備用手將建明的黑脫下,被健明的用的踢像至的臉!至被突如其來的動踢到跌坐在地上。

    健明不以為意的看著至:"混蛋!我有叫你用手脫嗎,我用嘴!聽到了有!"

    至深怕會再引起父的不悅忙的爬向至那因部隊工作繁忙而已有兩三天的臭黑用嘴靠近,至至要用嘴脫下,健明便:"太了我平常是怎教你的,我今天要是不好好的教訓你,你是不會會的!"

    完健明便把他身上的軍用皮帶解,綁再至的手健明再從桌下拿出似乎是先就備好的兩子綁在至的拉。綁完後健明就冷冷的看著健明露出笑意。:"今天要是我不好好的教訓你 你是不會乖的。"

    至看到見他父的表情正要準備要求饒健明的一已經往至的臉上踩下去了。健明用它的再至的臉上而磨而往至的嘴塞,再加上健明兩三天洗的臭黑味熏得差要將至弄暈了。至因被健明控制了行動也只能奈的被他父弄了。

    了一會似乎健明的黑也被至的口水弄濕得差不多了。健明所幸地把他的子脫了塞再至的嘴。便著至:"小子......呵呵......我的子香嗎?好好的享受。"

    完健明便把他的一向至的私處磨蹭,先是隔著褲子,後來健明用往至的動短的褲管伸,去踩壓磨蹭後,健明便笑笑的對至:"好小子你穿內褲啊......是不是知道爸爸天要樣做才不穿的啊?"

    至羞愧的不知用什表情來回應自己的父,可是看著父穿著軍便服用玩弄著自己的私處,似乎內心有一名的快感,智的肉棒也因此的起了反應了,健明見狀便更加的用用力的再至的私處上磨蹭。

    健明看智能的肉棒得差不多的候便伸出來,用手把至的動短褲脫下,健明看到年14的至他的小肉棒已到大有13公分的候,露出了淫笑,便把至的肉棒往嘴塞,再健明用舌用嘴在至的肉棒一一出,使至的眼不斷的流出一道又一到的液後。健明便對至松了綁,:"呵呵,你幫爸爸服務囉!"

    完健明便將自己的褲子脫了露出了在以前在部對所曬出的粗黑的腿,他的腿佈了黑的腿毛尤其是靠近私處的部分更令人分不出是腿毛還是陰毛了!?

    健明緩緩的走向至面前將至的臉往他自己的私處然健明的私處臭味撲鼻但對至而言臭味已的為性感的香味。至用舌一便又一便的舔著隔著白色三角褲的大肉棒。至的手也著一直不斷的來回摸著父那粗黑的毛腿,健明的也一直不斷的在玩弄至的肉棒。

    健明看自己的肉棒的差不多的候便將內褲脫下,脫下的候還因肉棒太粗大了,而打向了至的臉上,打出清脆的聲響

    內褲脫下後健明便笑笑的:小子你爸爸的大不大啊...... ??

    至:嗯......好大......喔

    健明:等一下要哈去喔! ?

    至:哦......我......試試......?

    健明:呵呵,才是我的乖兒子。

    完健明便將自己有著17公分的大肉棒往至的嘴塞。突如其來的動使得至不知所措,也只能硬生生的接招了。

    至:喔......嗚...... 溈 ?

    健明:喝......兒子......好爽...... ?

    然至好多次要吐出來了,但怕會引起父的不悅也只能印得皮下去了。直到十幾分鐘後健明將他的大肉棒拿出後至才有喘口氣的會......然如此可是至的眼停止流出分泌物。

    經剛才那一下健明也弄得自己大汗。健明便將上一的扣解露出粗壯多毛的身材。健明又將至的臉往他的胸部上。至舔著健明因出汗和胸毛在一起的乳不停的舔,健明也將至的抱住。

    健明:乖兒子,你弄得爸爸好舒服喔!!

    此健明已性的到最高了。將至的腿打。健明的大肉棒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力一挺! ?蒡 d

    一下至在也法忍耐住的大叫出來! "

    至:啊~~~~!!好痛!!

    健明聽到至的大叫,使得自己更加的性,不悅的怒斥

    健明:媽的男子大丈夫痛叫什叫!!我放鬆!忍著痛!!

    至因不敢忤逆父也只好的抱著父在他的毛胸去尋求解放!的那痛楚的不在了,來得只是一陣一陣的快感。弄得至,非常舒服。

    至:哦!哦......爸爸......再......再用力......哦......一......

    健明:怎......剛剛......不是......喊痛嗎!

    健明:呵呵。我就知道你喜個!兒子,你好哦,......得爸爸好舒服!

    至:嗯......哦......爸爸......爸爸的......好大哦!用力操我! 針 &0?

    健明聽了智的話有更加的起勁了,用力的再至身上一一出。

    健明:好兒子......操死你!爸爸操死你!

    至在享受父在自己身上一一出外,也在享受父陰毛在自己屁股上磨蹭的感,再加上看到中父全身指穿著一件軍衫和全裸的自己融為一的畫面,使自己更為性了......多久後至就射出一到又一到的精液了,健明把兒子的精液抹到手上,把手指放在至手讓他吮吸。"你的精液,兒子!"

    至吮吸著爸爸那精壯的手指,手地摟著爸爸雄壯的後背,把嘴湊上去和爸爸分享自己的精液。

    至的動讓健明狂,感到自己的肉棒快要炸了,他更大力地刺著至的屁眼!

    健明:兒子,爸爸要操死你!

    至:哦......哦......嗯!操......爸爸......操死我!

    健明:哦!兒子,爸爸......爸爸要射了。你要爸爸的精液......對不對?

    至:唔......嗯......我要......

    至只得屁眼一陣陣灼熱的岩了去。健明似乎還不想拔出來,只是將至向小孩一樣抱起來坐在沙上看電視。而至也因為第一次經件事而的抱著父,在父的毛胸中睡著了。

    父子奸情<纯H文>

    我以前一直不是很喜我老爸,他軍人出身,目前是工程師,平日喜做木工電工等玩意,我家的傢俱一半是他做的,但是我一趣也有,而我喜的他都得很聊。我跟他話可談,因為有交集。加上他事事律,作息要規律,西不能,讓我得煩死了,我得他簡直是全天下最討厭的人了。我媽每年總會出差,在我國三十五那年,她又出差一個月,家中只剩下老爸我二人(我是獨子)。當天晚上何異樣,我在房做功準備聯考,突然聽到老爸在喊我:「兒子啊,幫老爸拿一下睡衣,我忘了拿了。」我聽了很不高,拿一下睡衣也要叫我嗎?我是你的奴才嗎?老爸又在喊了:「拿一下睡衣也不行嗎?動作怎那慢?」「好啦,我聽到了啦。」我邊走邊,真是有夠煩了。我了他房,拿了他的睡衣走浴室他,打眼前的景象倒是嚇了我一跳,原來老爸已經把衣服脫光了。他身材魁梧略胖,有個啤酒肚,是典型的中年熊。他平常做木工常打赤膊,所以我什感,可是他褲子也脫了,露出我見的下。更訝的是他正在勃起。然老二不是非常大的那,但比起我十五的屌也大了多。紫色的龜,陰上佈鼓起的血管,立在濃密彎曲的陰毛中,實讓我有慕。我多看了幾眼就被老爸察了。「看什看,你自己嗎?」我身要出去,老爸又叫住了我。「走,讓老爸查一下你的,看你到底大了有。」然後他就蹲在我面前解我的皮帶要拉下我的褲子。我本能的拉住我的褲子。他竟抬起來對我露出邪惡的笑容。「害臊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床底下的那些兮兮的生紙是幹什用的嗎?」我臉了一大遍,我不是都把那些生紙掉了嗎?他怎知道了呢?不由得我手就鬆了。我的屌就暴露在他眼前。他看了看我的屌,然後用他的大手握住我的丸揉搓,我得的很舒服,老二就硬了起來,然後他冷不防地含住我的屌,用他的舌推我的屌,還把我的龜頂向他的上顎用力的壓。我啊的一聲就射精了。我差站不住,身往前扶著他寬闊的肩膀。他把我精液都吞了下去之後就吐出我的屌:「還真嫩。」完他就坐在椅子上對我張大腿晃動他的屌。「來,也含一下你老爸的看看有什不一樣。」那我原本空白的袋中突然浮一個念:「性侵害!」我未經人事,但也在報章中知道口交,也知道有父性侵害子女之事,只是想到事竟生在自己身上。當我還在豫的候,老爸又在催了:「到底要不要,含一下有什。我又不,又不會害你,我剛才不也含了你的嗎?」我看了看老爸的屌,實有些人,我對口交也有些好奇。再替老爸口交總比替陌生人口交安全。於是我真的把湊去,慢慢地把他的屌含在口中。他熱呼呼的屌塞在我口中,有一很充實的感,他跨下的味也讓我有。他用手扶著我的前後移動,我也他用舌壓他的龜。他始呻吟,呼吸也加快、突然他的陰更硬了,他吼叫一聲把我的按向他胯下,屁股向我用力一頂即大量的熱的精液射向我喉嚨。我簡直快窒息了,又想吐但又不行,只好一口口的吞下去。老爸喔喔喔喊了好幾聲後於停了下來鬆他的手。然後望著我笑笑:「一起洗澡。」我答應了。他要求我替他擦身,我也照,突然我得他很雄壯。然後他也替我擦身,他粗糙的大手在我的身上滑來滑去,還搔我大腿內側,讓我昏脹。等他擦到我屁股用手指撫弄我后面我幾乎快跳起來,幸好他。洗完後他:「等一下陪我一起睡!」我像被催眠一樣答應了。當晚我根本法專心功。草草束後就去他房。他看到我就掀被子示意要我去。我上床後他穿衣服,他立刻翻身來吻我還把舌伸到我嘴。他一手探我睡衣中摸我乳,另一手就把我睡衣解,不一會就把我衣服脫光了。我又始擔心性侵害,可是有,他只是把我擁在懷。當千百思湧出。我老爸是什候對我有意思的?怎以前都看不出來?有一天我聽音樂他跟老媽笑咪咪地看我,我問他們在做啥?老媽:「是你老爸在欣他的漂亮兒子。」是那候嗎?不是父母都得自己的孩子最漂亮嗎?老爸是同性戀嗎?可是怎能跟老媽生出我呢?那是性戀囉?還是他跟媽感情生變?有啊?那我呢?我是同性戀嗎?想著想著得很累,算了,不想了。突然得老爸的胸膛很溫暖,那是一以前不曾有的感。肉肉的胸膛在我面前起伏,還有一淡淡的汗香。我睜眼老爸的乳就在前方。我不自地舔了一舔。老爸咕嚕著:「對!很好!就是樣!」我昏昏睡去,睡得好了。第二天我醒來他在愛撫我全身,一邊愛撫還一邊:「好漂亮的身,年真好!」然後他躺下來也要我摸他,我摸他的候他又在喃喃自:「我身材很差,是不是?」我心想老爸真是的,都快五十了還在意自己身材嗎?又不是電影明星。我不理他就始主動吸起他的屌。他嗯了一聲就把我腿拉向他也始吸我的屌。我已經有經驗了所以有立刻射精。等到方都高潮了我才想起來還要上。我跳起來早飯也吃就到校。龜都還得酥酥麻麻的,且很敏感,一整天都法專心。接下來幾天我們都一起洗澡睡且替對方口交。我愈來愈喜口交,實在比自慰有趣多了,加上老爸口技一流。有一晚洗完澡他先吸我的屌,突然他把我大腿彎了起來抬起我屁股,即把嘴湊來舔我的后面。他活的舌尖刺激我的后面,渣還在后面周圍磨來磨去,我得下部一陣熱,散到我全身。接著他打床櫃的抽屜,取出一罐西,我猜得出是潤滑劑。他始抹我的后面,我愈來愈張,但又不想阻止他。我感他把手指深我后面按摩內部,當他按到一個地方(後來我知道那是腺),我得一陣酸麻就從龜流出好多液。接下去的事不用猜也知道,他把我的腿搭在他肩上,把他脹的陰插我穴。因為了很多潤滑劑,所以不得痛,倒是有一脹的感,尤其是他硬硬的龜在我壁滑動撞擊我的腺。

    ******c 2006-5-21 05:17

    他先是注視著我,動作很慢,我皺起眉始呻吟。他看我有拒,就握著我的踝把我腿向外張,然後始用力地抽插。我張眼看著他,他被汗潤濕的胸膛在夜燈下散出金色的光芒,的肚子著抽插的動作不停地抖動,臉上露出一付要把我吃掉的兇狠眼神,我得老爸性感了。他幹了一陣就抽出來喘口氣,然後他要我身像狗趴著。他又了一些潤滑劑後就刺了來。動作更勇猛。我的身被他震的一震一震的。他的大腿也拍打著我的大腿出巨大的響聲。他還不捏著我的屁股或抱著我在我背上吻,咬我的脖子,舔我的耳朵。最後他大喊一聲整個人壓了下來,身像抽搐一般在我上方震動,我得后面一股濕熱,想必他射精了。他倒在我身上大口喘氣,一動也不動。我想我真的被老爸姦污了。可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