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 27 部分

    夸你很聪明,只要你用点儿心,毕业升学根本不是问题。”我继续苦口婆心的说,

    小杰放下手中的漫画,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说到:“那又能怎么样?”

    “那样你就可以上一所不错的大学,毕业后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啊。”我没太领悟他这句话的意思,继续按照我的初衷说下去,

    小杰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哼了一声说:“就像你那样?”

    “像我这样有什么不好?”我有些激动的说到,

    “没什么不好。”小杰转过头盯着房间的角落:“既然没什么不好,老妈干吗要离开你?”这小子竟然拿这话戳我的心窝子,

    我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妈她……”

    他也站起来面对着我打断了我后面的话:“爸,你别说了,你说的那些大道理我都懂,只是……只是我不想像个机械似的在设定好的程序下按部就班的走下去。”

    我无言以对,沉默着坐回到沙发上,时间就在我们父子俩的沉默中悄悄流过。

    半晌小杰忽然开口说到:“如果,你想让我好好的也行,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我纳闷的抬起头看着他:“什么条件?”

    “以后在家里不管什么事你都得听我的。”小杰一脸严肃的说,

    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我‘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和你老爸讲条件了?!我不是一知都听你的吗?什么时候你要星星我给过你月亮啊?”

    看我笑了,小杰似乎有点不高兴:“我是说真的,不是和你开玩笑。”

    我也故意板起脸来说:“行行行~只要你给我好好学习,别再到处惹是生非,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小杰摆了摆手,说:“你不用这么快就答应,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天你再给我答复。”

    看着他那一脸严肃认真的样子,我只好暂时收回了我的承诺。

    …………

    隔天下班回家,一路上我都在寻思昨晚小杰所提出的要求,说实话我还从来没见过他这么认真的跟我说一件事情,所以也禁不住认真考虑起来:不管什么事都听他的?!会有些什么事呢?买菜做饭?那一直是我的工作啊;洗衣拖地?怕影响他学习也一直都是由我在做啊;刷马桶丢垃圾?好像也没见他帮过手……思来想去估计也不过是不要对他说教、放任他看漫画打游戏、多给些零用钱之类的琐碎小事,根本就不必放在心上。所以一进家门我便迫不及待的对他宣布:

    “我已经想好了,可以答应你昨天提出的条件。”

    小杰摘下耳机,看着我说:“你真的想好了?确信你要答应?”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但是你也要遵守约定,好好学习才行啊。”

    “好。”小杰起身钻进他的房间,拿着两张纸走了出来:“来,签字。”

    我纳闷的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居然是一份《亲子协议》?!

    “这……这是什么?”我明知故问的说,

    “协议啊,以免到时你不认帐,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哼!签就签。”我看也没看便在协议上面签下了我的大名,

    “来,再按个手印。”小杰抓起我的手指,沾了点儿印泥在上面按了个鲜红的指膜,然后自己也在上面签字画押,将其中一份交到我的手里:“给你,一式两份,你我每人各保留一份。”

    我哭笑不得的接过协议:“你可要说话算数哦。”

    小杰看着我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

    晚饭过后,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小杰坏笑着走到了我的面前叫了一声‘老爸’,我头也没抬的答应到:

    “什么事?”

    “请你把衣服脱下来。”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扭过头来问到:“你说什么?”

    小杰一脸认真的说:“请你把衣服脱下来。”

    我诧异的看着他:“脱衣服干吗?”

    小杰从背后拿出协议,在我眼前晃了晃,意思是说叫你做你就做,问那么多干吗?!我不明所以的站起来脱掉外衣,小杰指了指我的衬衫,我又乖乖的脱了下来,他又指了指背心,我忍不住开口问到:

    “你到底要干吗?”

    这小子一脸无谓的看着我,没有回答,我只好把背心也脱了下来,赤裸着上身站在他的面前。小杰又指着我的裤子示意继续,我终于有些恼怒了,生气的吼到:

    “你有毛病啊?大冷天的,你小子到底要干吗?”

    小杰在沙发上坐下来,悠悠的宣布:“老爸,以后在家里你就不许穿衣服了。”

    “什么?”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不穿衣服?开什么玩笑?!”

    小杰晃了晃手中的协议,一本正经的说:“怎么?你要反悔吗?”

    我皱了皱眉,压着火问:“总得有个原因?为什么不许我穿衣服啊?”

    没想到这家伙眼睛一立,不耐烦的说:“不为什么,就是不许你穿衣服。”

    我真想冲过去揍他一顿,可如果我现在违反协议,那么这小子就有可能一直堕落下去,到时候再想挽回也许已经晚了。权衡了一下轻重,我皱着眉头把裤子脱了下来,只留一条内裤捍卫自己在儿子面前的尊严,一旁的小杰冷冷地开口问到:

    “内裤不是衣服吗?还是说你想反悔?”

    我实在猜不到这小子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堂堂一个男人、一个经理、一个父亲,竟然要在家里赤身裸体的面对自己的儿子,并且要时刻保持裸露的状态,这样荒谬的事情叫我这个做父亲的脸面往哪里搁呢?!

    小杰不耐烦的催到:“你到底是脱还是不脱啊?”

    咬了咬牙,我还是闭着眼睛把内裤一点一点的褪了下来。一丝凉凉的风划过我的股间,我紧闭着双眼呆立原地,想想最后一次和儿子一起洗澡应该也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如今儿子已经长成一个青春挺拔的少年,我也已经是一个46岁的中年人,却要被迫在儿子面前袒露身体,这……这……我无法再想下去,亦没有勇气睁眼面对坐在一旁的儿子。

    我感觉小杰起身走了过来,围着我转了几个圈,然后拍了拍我的屁股满意的说:

    “恩,很好。老爸,你以后在家里就要保持这个形象哦。”

    我静静的站着没有回答,小杰转身返回自己的房间,听着他逐渐远去的脚步,我才缓缓的张开了眼睛。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人赤身裸体的站在空空荡荡的自家客厅,神情狼狈的捡起散落地上的衣物,跌跌撞撞的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小杰一阵风似的撞开自家大门,把手里的书包往沙发上一丢,便冲着屋里喊到:

    “老爸,我好饿哦,饭熟了吗?”

    我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回到:“等一下哦,还有一个菜。”

    把饭菜一盘盘端上饭桌,我对着一脸馋相的小杰说:“快去洗手。”

    小杰朝我敬了个礼:“Yes,sir.”

    冲向洗手间的路上不忘回手拍了下我的屁股,我嗔怪的回头骂到:“臭小子,没大没小……”

    距离签定《亲子协议》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我也渐渐的习惯了儿子无礼的请求,只要一回到家便马上脱得一丝不挂,光溜溜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做饭洗衣。而且我发现这样其实很舒服,少了衣服的束缚我的一身肌肉便能够更加自在的袒露呼吸,做家务时也不用担心会溅湿或弄脏,甚至上厕所时还省去了脱裤子的麻烦,真是受益无穷、好处多多,坏处就是小杰这臭小子时不时的会吃我豆腐,不过自己儿子嘛,无所谓了~洗手回来,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谈着这一天里各自发生的一些趣闻,自打签定协议以后,我和儿子的关系似乎好了许多,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尴尬陌生了,而且小杰也摆脱了以前那些狐朋狗友,开始努力学习,不用再像以前那样三天两头的请我去校长室挨批了。晚饭以后,小杰把我拉到他的房间,神神秘秘的说有事要和我商量,我坐在他的小床上,看着满房间稀奇古怪的电影海报等着听他所谓的重要事情。小杰随手关上房门,坐到我的身边,把手放在我多毛的大腿上摩挲着,我打了一下他的手,开口问到:

    “什么事?快说啊。”

    小杰把手从大腿上挪开,又伸到我的背后抚摸,

    我有些不耐烦了,催促他到:“别闹了,有什么事就快说啊?”

    小杰低下头红着脸喃喃的嘟囔着:“老爸,你……能不能……能不能……”

    “能不能什么啊?”我快被他的吞吞吐吐折磨疯了,一直不断的催促,

    他的头更低了,眼睛盯着地面,用蚊子哼哼似的声音说:“你能不能……让……让我操你?”

    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扳过他的肩膀摇晃着:“你……你说什么?”

    小杰仿佛下了莫大的决心,闭着眼睛喊到:“老爸,你能不能让我操你?”

    我傻愣愣的看着他,不相信那么粗俗的字眼是出自眼前这个清秀帅气的少年之口,而他竟然是我的儿子。半晌,我站起来机械地朝门口走去,小杰突然从后面一把将我抱住,语无伦次的说:

    “老爸,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我努力想要挣脱却被他越抱越紧,最后竟被他连拉带拽的按倒在地,我忿忿的推开他,给了他一记耳光,颤抖的说到:

    “你……你怎么能……我是你老爸啊。”

    小杰双眼无神的靠在墙上,突然露出一个邪恶的表情,他起身在书架上翻了一阵,从一本书里拿出一张纸伸到我的面前:“怎么样?你还要反抗吗?”

    我看着那张《亲子协议》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

    当小杰那湿滑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时,我真想一下子将它咬断,可是我不能,因为那是我唯一的一个儿子小杰的舌头,我呆呆的坐在地上,任由他在我身上随意肆虐。小杰的舌头在我嘴里搅了一会儿便带着唾液滑向了我的脖子,像蜗牛那样在我的脖子上留下了湿黏的痕迹,又一路游荡到我的胸膛,两手抓着我胸肌揉搓着,舌头在乳头上打着圈,把两粒乳头一点点的舔硬,从黄豆变成了樱桃。尽管我的头脑一片空白,但是身体却有着意识无法控制的真实,电流一样的酥麻从乳头慢慢的传遍全身,单身多年的欲火正被一点点地点燃,滋长、蔓延、熊熊燃烧……见我乳头挺了起来,小杰便把它们含进口中,拼命的舔吸拾啜,偶尔还用牙齿轻轻的嗑咬、磨擦,我禁不住闭上双眼,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呻吟。乳头上舔啜的舌头换成了粗糙有力的手指,拇指和食指捻着樱桃般挺翘的乳头恣意把玩,舌头却一路向下滑上了肌肉凹凸的肚子,细致的绒毛在唾液的滋润下纠结在一起,顺着舌头的方向一片片的粘贴在皮肤上,灵巧的舌头在凹陷的肚脐周围画着圆圈,瘙痒的触感刺激得肚皮忍不住像水波一样荡漾,把最真实的感觉反馈到大脑,那种从来不曾有过的舒爽,让我张开嘴大口喘息,越来越重的呻吟在喉咙里激荡回响。小杰丝毫没有犹豫,一口将我火热勃起的阴茎含进了嘴里,我‘啊’地叫了一声,拼命想要推开匐在自己大腿上的儿子,不知是因为小杰的强硬还是自己内心的不舍,吸哆着自己肉棒的儿子竟丝毫不为我的双手所动,一边吞吐着我的肉棒一边抽回手把玩我两颗沉甸甸的睾丸,久违的快感刺激得腰身一阵酥麻,血液全部涌向坚硬的勃起,所以头脑缺氧似的无法思考,只能任自己沦落为一头欲望的野兽。儿子的技术真是让我震惊,没想到小小年纪的他在性爱方面的技巧竟然如此纯熟老练,灵巧的舌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粗壮的肉棒上旋转、撩拨,刚刚还在茎干上滑动,现在却在龟头上舔啜;刚刚还在马眼里挖弄,现在已经在冠状沟上游走;口水伴随着吸哆发出阵阵淫荡的‘啾啾’声,在儿子的房间里清晰的回响。吐出火热的肉棒,又把睾丸含进了口中,先是左侧的一颗吸进温热的口腔里感受着舌头的抚慰,接着是右侧的一颗在舌头的撩拨下体味着口腔的温度,一股冲动在阴囊里盘旋酝酿,时刻准备喷薄而出,一泄其中积蓄已久的苦闷。小杰将我两条粗壮的大腿抬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反应,舌头便已滑进幽暗的峡谷,丛生的杂草在舌头的攻势下纷纷倒向崖壁,含苞待放的雏菊羞涩的绽出了花蕾,沉寂了40多年的谷地如今却在儿子的抚慰下重见天日,那种重未体验过的新鲜刺激促使我禁不住娇喘连连,两手不由自主的抱住我高举的双腿,任自己淫荡下流的姿势毫不避讳的袒露在儿子面前,减少了两条大腿的负荷,小杰腾出手来扒开我两片结实的臀部,探出舌头钻进我湿漉漉的花芯,从没想过男人的屁眼竟然是如此敏感,亦不知道刺激菊花竟然会产生如此不同的乐趣,瘙痒、酥麻、羞涩、耻辱……种种不同的感觉混杂在一起,在那株娇嫩的花朵上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快乐与期待……

    不知何时小杰已经脱掉了裤子,现在他正把我的双腿架到肩膀上,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准备开始他人生第一次的冲刺,只可惜迎接他冲刺的对象却不是一个羞涩的少女,而是他人近中年、结实粗壮的老爸……菊花被一样硬实的物体抵住,容不得我猜想那样物体的本质,硬物已经刺破花芯挺进了我毫无抵抗力的体内,痛楚像火焰般蔓延,炙热烧灼的折磨在身体交合的地点肆虐,汗水伴着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到耳边,我抬起手臂遮住眼睛,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无助的哭泣。时间仿佛静止了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停止了他们原有的律动,时间消失、空间消失、声音消失、光线消失、痛楚消失、快感消失,此刻只剩下我和儿子漂流在欲望的边缘,坠落,再坠落……湿滑的舌头把我拉回到现实的境地,儿子正在温柔的舔吻我肉肉的脚掌,麻痒的感觉像小虫子一样爬过大腿,爬进了绽放的菊花,于是我不自觉的紧缩了一下肛门的肌肉,合拢的花瓣感受到了其中包裹着的粗壮的坚挺,小杰又开始慢慢的向我身体里挺进,痛楚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只是这次似乎不再那么难以忍受,于是我大口呼吸着任由粗大的肉棒一杆到底,屁股紧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