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3章 同床

    梦始终是梦,终归是要醒的。

    翌日清晨,阳光穿越无数里距离,照在李宗瑞的脸上。

    脑海中那美妙绮丽的景象慢慢退去,头脑回复清明,李宗瑞终于从宿醉当中清醒过来。

    虽然头晕眼花,太阳穴一阵一阵跳动发胀,但是昨夜的梦却还清晰的留在李宗瑞的记忆当中。

    李宗瑞忍不住闭上眼睛,仔细回味着绮丽的梦境,他不自觉的紧了紧双手,仿佛要将梦中的林逸欣再一次抱入怀中,不让她离开自己。

    本来只是下意识的双手一抱,但是没想到这一抱可把李宗瑞给吓了一跳,他就像一只中箭的兔子,一蹦三尺高。

    身体本能的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也掀了起来,李宗瑞发现自己的被子里面真的有一美丽的仿佛仙女般好看的女人,只是并不是出现在自己梦中的前任女友林逸欣,而是对她关怀备至,体贴疼爱的师母苏玉雅。

    李宗瑞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就炸开了,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发现自己精壮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强劲的肌肉张弛有力,仿佛是镀上了一层流动的水银。

    不过好在自己下身还穿着短裤,看来似乎昨晚并没有犯错错误,李宗瑞提到嗓子眼的心不禁稍稍放了放,可是心中却又仿佛有种深深的失落感。

    李宗瑞的眼睛忍住不往甜甜睡去着的师母看去,她身上虽然穿着一件白色的花格子睡衣,但是胸前的扣子却打开了,不知道是她本来就没有扣上,还是被自己解开的,苏玉雅的性格他知道,看来是自己昨晚醉酒不老实的自己干的好事。

    两个饱满坚挺的玉乳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两颗粉红色的蓓蕾显得无比诱人,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亲一下、舔一舔、咬一口,让它们在自己口腔中绽放……

    想不到今年已经二十八岁,马上就要迎来二十九岁生日的师母身材竟然还保养的这么好,俏脸娇羞妩媚,肌肤白皙细嫩,曲线玲珑诱人,李宗瑞只觉得小腹处涌起一股热流,流遍全身。

    李宗瑞不用看也知道自己身体起了生理反应,的胯下一定搭起了帐篷,加上早起晨勃,受到如此强烈的感官刺激,若是还没有点男人该有的反应,除非是性功能障碍者,亦或柳下惠复生。

    “师母,师母……”

    李宗瑞轻声叫了两声,口舌干燥,不禁伸出舌头舔了舔干涸的嘴唇。

    苏玉雅嘴里吱唔两声,沉睡未醒,李宗瑞没有再喊,他不知道叫醒对方之后,应该如何面对。

    看着脸色绯红的苏玉雅,高耸的酥胸随着呼吸轻轻扩收,他突然大着胆子,用颤抖的手在苏玉雅丰满的美乳上轻轻摸了一下。

    苏玉雅还是没什么动静,李宗瑞从睡衣领口的缝隙里看去,只见丰满坚挺的双乳被一件白色蕾丝花边的很薄的乳罩紧紧束缚着,挤出一条深深的乳沟和大片雪白的乳肌。

    师母的身体好美,欲念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是理智马上战胜了淫欲,李宗瑞举起右手,“啪”的一声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强迫自己将目光从苏玉雅丰腴有致的雪腻胴体上移开。

    虽然昨夜李宗瑞喝醉了,不记得两人间具体到底做过什么,但是他用膝盖也能想象出来事情的大致经过。

    事情并不复杂,只要仔细想想,不难想出来:苏玉雅肯定是在楼下遇着自己,然后扶着醉的一塌糊涂自己回房,把自己安置好之后,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自己强行抱上了床。

    原来昨夜梦中的一切,并不是梦,若都是真实的,只是女主角从离开自己的狠心女友林逸欣变成了留在身边照顾自己的苏玉雅。

    “嗯……怎,怎么了……”

    苏玉雅甜睡初醒的娇腻声音显得娇嗲妩媚,落在李宗瑞的耳中,仿佛有着无穷无尽的诱惑力似的,身体的生理反应更加剧烈,且不可抑制。

    人就是矛盾的综合体,以往听见师母的声音,李宗瑞从来不会有什么绮念,但是自最近和刚才窥视了苏玉雅的身体之后,脑中就生出了不良想法,他立刻就感觉自己思维和身体都和平时不一样了。

    李宗瑞知道,自己只是受到视觉诱惑的刺激,生出的一种心理影响,但是一想到昨夜自己紧紧搂抱着师母苏玉雅丰腴性感的娇躯睡了一夜的事实,他的心就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

    自己和师母苏玉雅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变化,再也无法恢复到以前那种纯洁的姐弟关系了,李宗瑞心中有种失落,却又有一丝喜悦。

    男女之间本来就之隔一线,一不小心就可能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苏玉雅睁开秀眸,睡眼惺忪道:“发,发生了什么事情?”

    艰难地吞了口唾沫,李宗瑞坐在床上一动不动,其实他是不敢动。

    李宗瑞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师母苏玉雅伸出纤手揉了揉美眸,然后慢慢坐起身来,看来她还以为是在睡在家里自己的床上。

    女人遇见这种的事情第一反应,李宗瑞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他急忙闭上眼睛,同时涌起一种想堵住自己耳朵的冲动,可是这明显只能是想象。

    “啊……”

    果不其然,如意料之中的情景仿佛,师母苏玉雅大声尖叫起来,然后出于女性保护自我的本能,下意识地用双手紧紧扯过被子抱在胸口,遮住外泄的春光。

    李宗瑞闭着眼睛,不敢与师母苏玉雅眼神对视,却将头伸了过去,声音低沉道:“师,师母,对……对不起……你打我吧!那会让我好受些……”

    “哼,你……你以为我不敢打你,我,我……”

    情绪激动的苏玉雅声音颤抖着,李宗瑞强忍着睁眼逃开的冲动,屏住呼吸,静静等待着她用手掌或是拳头教训自己。

    不过一般这种情况,挨耳光的机率比粉拳的机率要大很多,若是换了是男人来打,就要颠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