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19章 心动

    这天下午,李宗瑞接到夏薇薇给他的电话,告诉他别在学习室等她,直接回家吃饭。

    李宗瑞习惯性地在5点半时准时收拾好东西,离开学校回了家,现在的他似乎忘记了要去找工作,而是一心扑在知识的海洋中。

    一进家门,他就听见餐厅里侧的厨房门中“乒乒乓乓”地响,走过去探头一看,原来是夏薇薇在炒菜,于是他走到她身后,轻拍了她的肩膀一下,道:“薇薇姐!我回来了。”

    “啊!你……”

    夏薇薇扔下手中的炒锅,下意识地向边上一跳,看到是李宗瑞,才左手轻抚着心口,而后瞪大眼睛冲他喊道:“你想吓死我呀!”

    抡起右手炒菜用的小铲,夏薇薇追着作势要敲李宗瑞。

    李宗瑞当然是聪明地使用三十六计中的上计,当夏薇薇追到餐厅门口时,他已经逃回了房间,从门缝中露出头来,笑嘻嘻地看着出离愤怒的母狮子。

    夏薇薇刚想追上去,狠狠地敲他一记,忽然耸耸鼻子,一丝糊味使她想起了刚才自己扔在炉子上的锅和锅里的菜,惊声道:“哎呀!我的菜……”

    说着,围着围裙的美厨娘尖叫着冲回厨房。

    李宗瑞回房间,放下书包,换好衣服,洗了洗手和脸,然后来到餐厅。

    正好,夏薇薇端着那盘有点糊的菜从厨房走进餐厅,从她那圆瞪的大眼睛中不难看出她的火气还没有消。

    李宗瑞当然不傻,赶紧降低姿态,讨好道:“薇薇姐,真是辛苦你了!嘿嘿,我……我刚才……不是故意吓你的,只是和你看个玩笑……”

    夏薇薇将手中的盘子放在餐桌上,抬手就给了李宗瑞头上一个暴栗,不依不饶道:“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走路那么轻手轻脚的?不是故意的,你……”

    越说越气,她又抬手想敲李宗瑞的头,他连忙抱头鼠窜,求饶道:“薇薇姐,饶命,你大人大量,饶小弟这一回吧!”

    “饶了你也行……”

    夏薇薇冷哼一声,说道:“嗯,你先过来。”

    看着李宗瑞一点一点的挪了过来,夏薇薇手指点着桌上有点儿黑糊糊的那盘菜,笑道:“你把这盘菜吃光,我就当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noproblem,noproblem……”

    李宗瑞赶紧答应,连比带画,模样很是滑稽。

    “宗瑞,你先吃,我去把汤端出来。”

    夏薇薇边说边走向厨房。

    李宗瑞坐在饭桌上,转过身子,正好可以透过半开的门看到厨房内夏薇薇忙碌的身影,心中一阵温暖。

    自从夏薇薇来到他的家里,除了严格要求他的学习外,就是为他做这做那,那么自然,没有丝毫顾虑、牵强和埋怨,她使这个原本应该冷冷清清的房子又变成了温馨的家。

    每天清晨,夏薇薇叫李宗瑞起床,给他准备早餐和辅导资料,几乎每晚都为他准备晚餐和茶点,甚至还为他洗过几次衣服……

    夏薇薇对李宗瑞在生活上的照料可谓无微不至,早已经超出了同学、甚至朋友应承担的责任,更象母亲或者姐姐,或者是妻子……

    李宗瑞看着夏薇薇的纤美的背影,整个人都看呆了,直到她端着一大碗汤走出厨房。

    夏薇薇感到了他目光中地异样,也没有说什么,低声地招呼他吃饭。

    两人边聊边吃,李宗瑞无意中瞥见夏薇薇扶碗的左手背上有一些红肿,心中蓦地一颤,他赶紧放下手里的碗筷,双手抓住了夏薇薇的左手。

    “啊!”

    夏薇薇被李宗瑞的举动吓坏了,低声叫了一声。

    李宗瑞捉住夏薇薇受伤的左手,慢慢凑到自己眼前,只见细嫩洁白的手背上,有一块大约直径一寸的皮肤通红肿胀,中间还突起一个黄豆大的水泡。

    他抬起头,有些疑问地望向手的主人。

    “没什么,已经不疼了,刚……刚才……”

    夏薇薇知道他要问什么,没等他的话问出口,自己先说话了。

    “刚才?”

    李宗瑞听到夏薇薇没有说完的话,猛然想到自己的恶作剧,又想起了自己刚才发呆时想到的种种事情,他的心不禁悸动了一下,身子也跟着一颤。

    夏薇薇也感觉到了他的心动,看着用双手捧着自己手的他,不禁想要拿回自己的手,她轻轻抽动了一下放在他手心中的左手,就被他的手指挡住了。

    李宗瑞望着她的眼,低声喃喃道:“薇薇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这三个字,其他什么话李宗瑞好像一句也不会说,又好像他有千言万语,却不知如何说起。

    不知两个人都想到了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有想,他俩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对方。

    李宗瑞好象突然想到什么一样,猛然站起身来,轻轻将她的手放回桌上,快步走出餐厅。

    还没等夏薇薇反应过来,李宗瑞已经又快速到返了回来,手中还拿着医药箱。

    李宗瑞坐回他的位置,打开医药箱,取出消毒药水、烫伤药、纱布绷带和橡皮膏等医疗用品,再次轻轻地捧起她的手,细致轻柔地为她上药包扎。

    当完成了包扎,李宗瑞捧着她的手,象捧着一件国宝一样小心,低头在她手上缠裹的纱布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抬起头来,凝望着那对秋水双瞳。

    夏薇薇看到李宗瑞吻在自己的手背上,她灵动的美眸无声地湿润了。

    虽然在他捧起她手轻轻吻下的那一刻,夏薇薇的脸就红透了,可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回避李宗瑞的目光,没有抽回她的手,她也默默地望着他。

    他们谁都没有说一个字,但是他们又都非常清楚对方要说些什么,在想些什么,仿佛此刻言语已经是多余的。

    此后的日子里,他俩谁也没有再提那天的事,日常的安排和所做的事情与此前没有变化。

    但是,俩人看对方的眼神和说话的口气全变了,实际上是两个人的心都变了,不过也可以说是没有变。

    只不过是俩人都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们的心贴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