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29章 加入特务处

    在来的路上,程千帆一直在思考,当对方准备公开身份的时候,自己该以什么样的情绪来对待。

    忘记自己的红党身份。

    此时此刻,自己就是一个巡捕房巡捕的普通身份。

    乍闻之下,应该是什么情绪?

    震惊!

    除此之外呢,还应该有一丝愤怒。

    是些许愤怒,不是恨。

    愤怒的原因是感觉受到了朋友欺瞒。

    宋甫国一直观察程千帆,看着惊怒交加的对方,和他此前预设的情况基本相符,这让他内心的猜忌更淡了几分。

    陶老板看了一眼宋甫国。

    宋甫国微微颔首。

    陶老板起身,抱拳,一脸惭愧状,“程兄,不是陶某故意隐瞒,兹事体大,还望程兄海涵。”

    “陶老板,你瞒的千帆好苦啊。”程千帆盯着陶老板看了一眼,摇摇头,叹了口气,沉沉落座。

    “程兄,正式认识一下。”陶老板拱了拱手,“陶蔚然,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第二处,上海区,法租界情报组组员。”

    程千帆摇头苦笑,“想不到陶兄竟是力行社特务处的人。”

    他的视线看向一旁的宋甫国,“如若程某所料不差的话,这为宋先生也并非陶兄的表舅,也应该是特务处的人。”

    宋甫国并没有起身,淡淡一笑,抱拳说道,“宋甫国,特务处上海区法租界情报组组长。”

    闻知宋甫国的身份,程千帆微微错愕,不敢再坐着了,起身抱拳,“竟是宋组长亲临,千帆何德何能,劳烦两位国之干城大驾。”

    ……

    “程兄,我等已然坦诚相对,还望程兄莫再介怀。”陶老板微笑说。

    “岂能不在意。”程千帆冷笑一声,“程某自觉和陶兄颇为投契,结实一至交好友,没成想……”

    “程兄此言差矣。”陶老板给程千帆倒了一杯酒,自己拿起酒杯,“陶某的身份无碍于你我兄弟情谊,陶某再次赔罪。”

    看着陶老板一饮而尽,程千帆哼了一声,最终还是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哈哈哈。”宋甫国抚掌笑说,“好,你我皆是性情中人,程巡官,宋某也敬你一杯。”

    “不敢。”对待宋甫国,程千帆的态度要好了不少,自己将酒杯倒满,一口饮尽。

    “好!”陶老板叫了声好,被程千帆瞪了一眼,也不恼怒,嘿嘿笑起来。

    “两位就不怕我将二位的身份报上去?”程千帆夹了一口菜,问。

    “不会。”宋甫国摇摇头,“我等身份隐秘,既坦诚相告,自有八分把握程巡官不是那等狼心背国之人。”

    “那还有两分呢?”

    “宋某相信,文藻先生后人岂是数典忘祖之辈。”宋甫国表情严肃说。

    “你们调查我?”程千帆眉头一皱,随之苦笑一声,“是了,想必程某的底子宋先生已经查了个底儿掉了。”

    “群狼环伺,危机四伏,程巡官莫怪。”宋甫国点点头,“宋某得知程巡官乃烈士遗孤,无比欣慰,令尊令堂的事迹,宋某也曾耳闻,感佩肺腑。”

    说着,宋甫国起身,擎杯,“这一杯酒,敬为国献身的程文藻先生、苏稚芙女士。”

    程千帆站起来,双手举着酒杯,双眼含着泪花,“千帆代家父家母谢谢二位,没想到还有人记着他们。”

    “为国牺牲的烈士,我等时刻不敢忘。”

    ……

    “程巡官。”宋甫国说道。

    “宋先生,毋需如此客气,您是长辈,称呼我一声小程即可。”

    “也好。”宋甫国点点头,“千帆,令尊令堂为了国家慨然牺牲,忠烈千古,如今国难当头,千帆有没有考虑继承父母遗志,为国效力?”

    “宋先生的意思是要我加入你们?”程千帆抬起头,问。

    “是的。”宋甫国微微颔首,“想必千帆也猜到了我等今日请你来的目的,就是邀请你。”

    “如果是两年前,我会拒绝。”程千帆起身,看了看楼下的风景。

    陶老板就要劝说,宋甫国不着痕迹的摇摇头。

    “现在,我选择接受。”程千帆表情无比认真的看着宋甫国,说道。

    “很好。”宋甫国大喜,旋即疑惑问道,“为何你说两年前会拒绝?”

    “千帆的家庭情况,宋先生应该知晓。”程千帆说道,“程家三代单传,祖父一直不允我参与危险工作,祖父所言,千帆不敢有违,更不敢令老人家日夜忧心。”

    “令祖?”

    “祖父已经病故。”程千帆露出伤心之情,“千帆恐要做个不孝之孙了。”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宋甫国拍了拍程千帆的肩膀。

    “是啊,忠孝不能两全。”程千帆眼睛微红,“今国难当头,千帆岂能继续蜗居陋室,自图苟活。”

    程千帆的眼神中散发出激昂的光芒,“唯以此身,献于国家,当不负父母谆谆教诲,不负国家。”

    “好!”宋甫国抚掌赞叹,“说的好,有千帆这样的忠义青年,何愁日寇不灭?国家不兴?党国幸甚,民族幸甚!”

    这边,陶老板拿起两个斟满酒的酒杯递给二人。

    宋甫国执起酒杯,“程千帆同志,我代表组织欢迎你加入。”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程千帆表情认真,严肃。

    三人碰杯,一饮而尽。

    ……

    “千帆。”宋甫国抿了一口酒,轻声说,“按理说,你刚刚加入组织,不应该如此仓促就有任务交于你。”

    “组长。”程千帆正色说,“千帆荒唐数年,恨不得即刻投入工作,既明志向,时刻不敢懈怠。”

    “很好。”宋甫国露出欣慰的神情,他现在对程千帆太满意了,烈士之后,一腔热血,况以他所了解,这个年轻人是法租界警察士官学院补充班的优等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此番种种,让他对程千帆的未来更加期待。

    “既如此,我就不啰嗦了。”宋甫国低声说,“前日中央巡捕房在双龙坊公寓逮捕了一名红党,可有此事?”

    “确有其事。千帆亲自参与了抓捕工作。”程千帆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点点头,“莫非这名红党有莫大的来头?”

    “红党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论。”宋甫国摇摇头,“特务处现在的工作重心是日本人,当然了,对待红色,我等当时刻保持警惕,不敢有丝毫大意。”

    “千帆明白。”

    “在抓捕该红党之时,千帆可曾留意有什么异常情况?”宋甫国说道,“实不相瞒,情报组跟踪一名疑似日特,此人和其同党当时就在双龙坊公寓,并且就在围观之人中。”

    “围观之人中……”程千帆苦苦思索,他从座位上起身,慢慢踱步。

    蓦然,程千帆眉头舒展,心中一动。

    <scrpt>();</scr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