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城堡宴会

    “来自雷德男爵领的皮特男爵大人,雷德堡以及其周边土地的合法统治者,西弗里西亚的乐施者,诺德霍恩的破城者,大驾光临!”年轻的城堡传令员用浑厚的富有韵律的声调大声说着。

    不一会儿,已经坐在大厅里的西蒙和伊赛尔男爵以及众贵族看见木塔楼的门口走进一个披着红色细布披肩,穿着精美黄色短袍和红白拼色紧身裤,踩着精美的短靴的高大络腮胡老男人。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卷发扈从。

    “嘿,我的老朋友布鲁斯,”只见雷德男爵快步向前,与伊赛尔男爵来了个拥抱,“听说布鲁斯你打败了那个该死的阿纳姆男爵,我可是发自内心为你感到高兴啊!”

    “哈哈,感谢你的关心,皮特,”说着,伊赛尔男爵从仆人手里接过一杯新鲜温热的葡萄酒,递给了雷德男爵,“快入座老伙计,现在人都到齐了,我马上让仆人们上菜!”

    值得一提的是,中世纪的人们相信人是由四种体液构成的,保持身体的健康需要不断调节体内液体的“冷”和“热”。一般人们认为老年人是偏“冷”的,所以得多食用饮用热的食物和饮品。

    由于在场与会的大部分都是些年老的贵族和夫人,所以现在大家都在喝特意加热过的葡萄酒。

    “嘿,卡尔文,迪福,丹尼尔,布莱尔,还是你们几个老家伙!近期过得如何啊?”雷德男爵坐在了西蒙旁边的空位上,对着桌上的几个贵族打着招呼,看样子与他们很是相熟。

    “还有尊敬的卡莉,劳拉,玛丽夫人。好久不见你们,又变漂亮了。”雷德男爵说完,桌上几位贵族的夫人捂着嘴咯咯地笑着。

    “不过这位先生,我以前好像从没见过你。”这时,雷德男爵注意到了身边的西蒙,友善地笑了笑。

    “您好,雷德男爵大人,我是南边贝格伯爵领多尔斯腾家族的西蒙爵士,此次作为雇佣兵加入了伊赛尔男爵的军队。”西蒙见对方是个男爵,稍稍有些谦恭地说道。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注意到了雷德男爵眼中瞬间表露出的厌恶和狠戾。一时间,木塔楼大厅内气氛有些尴尬。

    雇佣兵,在众贵族的眼中不过就是一群嗜血如命,贪婪无比,拿钱办事的恶徒罢了。这些雇佣兵们战时受人雇佣作为士兵拿钱战斗,但是无仗可打时经常会扮演强盗的角色,劫掠当地领主的村庄来维持生计。

    除此之外,很多雇佣兵会在战斗最激烈时卑鄙地坐地抬价,令许多雇主在火冒三丈的同时却又不得不接受新的价格。很显然,西蒙被这个雷德男爵当成了一个不要脸的狡猾雇佣兵头子了。

    “皮特,你的领地离南边的贝格伯爵领比较远,可能不怎么了解那边的贵族和家族,”伊赛尔男爵看见了雷德男爵垮下来的脸,立马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可是来自一个充满荣誉,值得信赖的家族。同时,他本人也是一个高尚的骑士!”

    “不得不说,这次我的大获全胜可多亏了勇猛善战的西蒙爵士以及他的投石车!要不是我在他前往阿伯尔多伦港的旅途中说服了他加入我的阵营,谁胜谁负还不好说呢。”这时,伊赛尔男爵走到自己精致的靠背椅上坐下,缓缓对着雷德男爵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是说布鲁斯你怎么会让一个肮脏的充满血腥味的佣兵头子和我们同桌共餐呢!”雷德男爵眼中的冰冷和厌恶消融了,取而代之的是爽朗的高声大笑,“我最喜欢有荣誉感的年轻勇士了,哈哈!来,小西蒙,和我这个老家伙喝一杯!”

    大厅内又回到了之前的欢乐气氛。贵族们互相寒暄着,开着玩笑,分享着自己亲身经历和道听途说的奇闻趣事。

    “嘿,布鲁斯,这酒可真不赖!又是从勃艮第酒商那买的吗?”雷德男爵和其他贵族摇晃着木杯里的葡萄酒,甚至不用凑近就能闻到扑鼻而来的醇香,不禁大为赞赏。

    “不,这是我专门托人去了趟阿伯尔多伦港,在一个西法兰克商人手里买的波尔多葡萄酒。”伊赛尔男爵稍稍有些得意。看来他为这次宴会可真是下了血本。

    虽然中世纪的人并非如现代人那般推崇和重视葡萄酒的产地,但是出自如勃艮第,波尔多这种大名鼎鼎的良酒产地的葡萄酒还是挺受贵族们的欢迎的。

    前世作为一个业余的红酒爱好者,此时的西蒙正细品着杯中的红酒,脑中飞快思索着。

    “我想我可以做出一种全新的口感十分独特的顶级葡萄酒。”西蒙有了主意,嘴角不禁勾起了浅笑。

    贵腐酒。

    贵腐酒其实起源于十七世纪中叶匈牙利王国的一次战争。当时土耳其军队在匈牙利托卡依的葡萄收获季进攻,导致人们在十一月初才开始收获葡萄。而此时的葡萄已经开始干瘪,表面泛满了霉菌。

    人们无奈之下只能用这些霉腐的葡萄酿酒,却惊奇地发现酿出来的酒比平时用新鲜葡萄酿的酒味道要醇美得多。于是,托卡伊的贵腐酒开始走向辉煌,人送称号“帝王葡萄酒”。甚至法国的上层贵族将其称为酒中之王。

    “现在基本上还没有人知晓贵腐酒的秘密,或许,我可以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西蒙想着,已经乐得快合不拢嘴了,“如果我没记错,离贝格伯爵领不远的法兰克福产的酿酒葡萄就很适合用来做贵腐酒。”

    一个新的赚钱路子,在西蒙脑中逐渐成型。

    此时,一个个端着菜肴的仆人从木塔楼的大门走了进来,轻轻地将佳肴放在了众人坐着的大木桌上。

    在乐师优雅的维埃勒琴动听的琴声下,吟游诗人路德维希也开始了激昂的吟唱。

    “我的上帝!英俊的祖宗!他真是你们祖上的苗裔!他吞下一条硕大的猪后肘,两口饮下一加仑葡萄酒,他向谁动武,此人性命堪忧!”

    在路德维希动人的歌唱中,西蒙拿起了一个侍从放在自己面前用白面包做成的方形垫板,就了一口肉汤,将垫板同上面盛放的鸡肉和培根咬了一大口。

    “咕噜咕噜,噗。”旁边的雷德男爵拿起木碗,漱了漱口,转过头来“礼貌”地吐在了地上。

    这在当时贵族看来是如此有餐桌礼仪的行为,在西蒙眼中仍是那么的粗鲁和不堪。

    当路德维希结束吟唱时,小丑此时走了上来。

    这个小丑戴着三角绒球帽,穿着带有夸张纹饰的鲜绿短袍,手中拿着一支破旧的拨浪鼓,嘻嘻哈哈地跳着滑稽的舞蹈,甚至在做一个后空翻时狠狠摔了个狗啃泥。

    “哈哈哈!”看着这个小丑拙劣的表演,贵族们不禁大笑出声。

    “小西蒙,这个小丑其实脑袋有问题,”雷德男爵拿着垫盘,咀嚼着口中的面包和肉,对着西蒙讲道,“他穿的这个服饰其实是在讽刺现在贵族里流行的服饰风格。有时候,他还会用很难听的话以及自己编的蠢歌来挖苦他的领主。”

    “那伊赛尔男爵大人就不生气吗?”西蒙有些摸不着头脑。

    “哈,我不是告诉你了嘛,他脑袋有问题,没人拿他的话当真。他再怎么骂大家也就当他是博人一笑罢了。”雷德男爵直接用手将一大块炙烤牛肉塞进了嘴里。

    “真爽,”雷德男爵心满意足地咽下牛肉,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对了小西蒙,我听说你有一架厉害的投石车,不知你是否有意向卖给我。”

    “哦?雷德男爵您要打仗吗?”西蒙见男爵脸上轻松的神情完全没有任何紧张和凝重。

    “差不多,不过现在稍微有些为时过早。我的领地就在海边,是那群该死的维京人经常光临的地方。我想我必须有一件犀利的武器来击碎他们那坚固的盾墙。话不多说,你尽管开价,只要在我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说着,雷德男爵又抓起了一只烤百灵鸟吃了起来。

    “我想十八枚德涅尔银币应该足够了。”西蒙托腮想了想。反正这架投石车只不过是仓促之间的临时作品,自己卖了这架投石车后完全还可以再做一架更加先进的配重式抛石机。

    “什么?小西蒙你没在开玩笑?”雷德男爵有些难以置信。

    正当西蒙以为价钱说得太高了准备压点下来时,雷德男爵忽然哈哈大笑“这可比花将近四五十德涅尔银币请工程师过来直接造一架投石车要便宜划算多了。咱们说定了,小西蒙!十五枚德涅尔银币!”

    西蒙撇了撇嘴,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出口。他感觉自己好像错了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