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11

    你不必牵强再说爱我,反正我的灵魂已片片凋落,慢慢的拼凑慢慢的拼凑,拼凑成一个完全不属於真正的我……

    +++++++

    沈君瀚眸光微凝的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窗向内看去,脸色渐渐的变的阴沉起来……

    他站着这里很久,久到忘记了时间,他今天巡视病房时才知道,原来小麦今天被送到医院,他去看了病例,竟然是疑似白血病!

    薄弱的月光笼罩着母女二人,她们的泪水越发的令人苦涩。

    沈君瀚几欲想开门进去,可最终都缩回了放在门把上的手。

    他突然自嘲的勾了勾唇角,无力的倚靠在门侧的墙壁上,无焦距的看着屋顶上那发着柔和光芒的灯,眼神渐渐的变的涣散起来。

    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和微笑有交集,以为他们之间已经成了两条平行线,五年的时间足够改变许多,可是……却没有改变他心底的那抹沉痛,那抹恨!

    “沈医生,你在这里……干什么?”

    一个疑惑的声音打断了沈君瀚的思绪,他缓缓拉回眸光,见是夜间巡房的护士,遂耸了耸肩膀,说道:“没事……”

    说着,看了眼护士手中抱着的病例资料,问道:“这个病房的小孩的骨髓穿刺安排到哪天了?”

    “嗯……”护士略微想了下,说道:“安排到三天后!”

    沈君瀚点了点头,方才问道:“她的主治医师是谁?”

    “是赵医生!”

    “嗯,你去忙吧!”沈君瀚示意了下,回头看了眼病房后转身离去。

    医院值班室,赵廷正在翻阅着医学资料,听见有人走进,抬头睨了眼,放下了手中的书,好整以暇的问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今天你好像不值班!”

    沈君瀚撇撇嘴角,拉过一个凳子坐下,说道:“凌小麦的病例我要接手!”

    “这……不符合规矩!”赵廷转动着手上的笔,笑看着一脸阴沉的同学兼好友沈君瀚,最终他没趣的收起了笑意,正经的说道:“你确定你要接手?”

    沈君瀚没有说话,只是径自走到病例架上抽走了凌小麦的病例,边往外走边说道:“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让她甘愿如此!”

    “不怕再被伤害?”赵廷有些担忧的问道。

    沈君瀚脚下一滞,嗤笑了声,傲然的说道:“你觉得呢?”

    说完,不待赵廷说话,抬步离去……

    人走在寂静的走廊,淡淡的回音在安静的夜里格外的让人感到压抑。

    突然,沈君瀚停下了脚步,静静的看着前面的人,良久,才迎了上前,说道:“小麦睡着了?”

    “你……你也在这个医院?”凌微笑有些尴尬的问道。

    沈君瀚顿时自嘲的撇了下唇角,说道:“看来……你没有看我给你的名片!我是该庆幸和还是该感到悲伤?”

    “我……那个……”凌微笑沉沉的叹息了声,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找个地方谈谈吧!”沈君瀚突然说道。

    “我……”

    “我作为小麦的主治医师,我想有必要谈谈!”沈君瀚看出凌微笑想拒绝,打断了她的话,扬了扬手中的病例。

    凌微笑暗叹一声,点了点头。

    医院顶层露台上,凌微笑倚靠在栏杆上,任由夜风拂面,扬起她稍稍有些凌乱的发丝。

    沈君瀚静静的凝视着,她的脸色全然是疲惫,这样的她几乎将他记忆里的她磨平,她才二十三岁,却有了孩子……

    “怎么没有看到孩子的爸爸?”沈君瀚不由自主的问道。

    凌微笑轻睨了眼,淡然的说道:“他不在!”

    “不在?”沈君瀚有些不解的轻咦。

    “嗯!”凌微笑应了声,并不打算多做解释,也没有什么好解释。

    看着她如此样子,沈君瀚顿时火起,冷嗤一声说道:“是怎样一个男人,让你甘愿为他生孩子,还甘愿如此围护他!孩子生病了,再大的事情也大不过孩子,不是吗?”

    凌微笑侧了身,看着一脸怒气的沈君瀚,避开话题问道:“小麦……真的有可能得了白血病?”

    沈君瀚沉叹一声,压下内心那无法遏制的怒火,说道:“目前情况来看机会比较大!但是,具体还是要等骨髓穿刺后才能确定!”

    凌微笑佯装坚强的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远处的霓虹,清冷的风拂面,内心却比这风更加寒上几分。

    “他对你不好?”沈君瀚问道,他了解微笑,她是个坚强的人,什么事情都往心里放,越是痛她藏的越深。

    凌微笑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只是没由来的静静的说了句“对不起!”

    她不知道是为当年说,还是为了无法回答沈君瀚的问话。

    沈君瀚嗤笑了声,径自说道:“小麦……跟你姓?那个男人……”

    “你到底想问什么?”凌微笑沉声问道。

    “我想问什么?”沈君瀚自喃的说了声,随即看向凌微笑,隐忍的问道:“你不觉得,你欠我一个解释吗?”

    “当年你没有需要解释,今天还有必要吗?”凌微笑的心渐渐紧缩了起来,如果当年他会想着让她解释,她是不是不会害的小麦没有了妈妈,更不会不知道爸爸是谁!

    凌微笑浅浅一笑,收起了内心的无奈,说道:“我先回去了,小麦醒了看不见人会害怕的!”

    说完,不待沈君瀚说话,径自离去。

    “微笑,我还是爱着你的,我们重新开始吧!”

    身后,传来沈君瀚有些急切的声音,凌微笑的身子一僵,她紧紧的抿着唇,鼻子猛然间变的酸涩。

    空气仿佛变的有些凝结,沈君瀚看着那僵硬的背脊,等待着她的回答。

    “可惜……我不爱你了!”凌微笑淡然的说完,抬步离去,泪水,就这样溢出了眼眶,顺着脸颊缓缓滑落。

    夜风突然间好似变的更凉,沈君瀚看着那坚决的背影消失在眼前,拿着小麦的病例夹手猛然用了力,文件夹在空旷的露台上发出“咯咯”的声响,这样的声音夹杂在风中,异常的诡谲和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