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12

    有人说平行线最可怕,但我认为最可怕的是相交线,明明他们有过交集,却总会在以后某个时刻相互远离,而且越走越远……

    +++++++

    三天后。

    凌微笑轻拂着小麦的头,笑着问道:“害怕吗?”

    小麦摇摇头,稚嫩的声音甜甜的问道:“那……笑笑担心吗?”

    凌微笑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有咽了下去,她心里趟过一阵酸涩,忍了忍,终究没有忍住的点点头,道:“如果妈妈说不担心,那就是在撒谎!”

    小麦听了,抱住凌微笑的脖子,小脸在她的面颊上蹭了蹭,说道:“其实……小麦也害怕,不是怕疼,是怕小麦生病了,笑笑会伤心!”

    凌微笑一听,顿时鼻子一酸,眼眶变的红润起来。

    一旁正在做准备的护士们也难过极了,经过几天的相处,她们都爱极了这个又懂事,又漂亮的小孩,更常常被她们母女二人感动着。

    “好了,小麦,我们要进化验室了哦!”护士深深吸了口气,笑着说道。

    小麦起了身,点点头,朝着凌微笑的脸颊重重的亲了下,方才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任由护士们推着病床向化验室行去。

    凌微笑的脸上也挂着笑意,眸光都是对小麦的鼓励。

    “沈医生,都已经准备好了!”

    沈君瀚点点头,示意护士先行将小麦推进去,他则迎上凌微笑,看着她眼底担忧的隐忍,说道:“他……还没有来吗?难道,他就不知道,这会儿你和小麦需要他吗?!”

    凌微笑怔愣了下,随即收起笑容说道:“我们谁也不需要!”

    “微笑……”

    “沈医生,小麦就拜托你了!”凌微笑打断了沈君瀚的话,随即无力的走到一侧的座椅上坐下,微微垂了眸,掩去了眸底那抹深深的刺痛。

    沈君瀚凝了眸光,嘴角轻抿,转身进了化验室,现在不是谈他们之间关系的时候。

    骨髓穿刺整个过程并未曾用许久,但是,等待化验的时间却是漫长的,不仅仅对于凌微笑,对于沈君瀚来说亦是。

    “沈医生,化验结果出来了……”护士将化验结果递上。

    沈君瀚看着上面的数据,不免沉痛的阖起眼帘,作为医生,他不该如此感情用事,可是,却心里依旧难过。

    凌微笑看着沈君瀚一脸凝重的走入病房,心,仿佛一下子就坠落般,无由来的,完全是一种自然反应。

    “结……结果……结果是……”凌微笑的声音在打着颤儿,她想镇静的去问,可是,话到嘴边,她才知道,原来她已经害怕成这样。

    沈君瀚看着凌微笑的样子,微微启了下唇,竟是说不出口,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告诉她之后,她会崩溃!

    凌微笑牵强的笑了笑,香咽了下,企图让自己平静一些,可是,却越发的无法平静,垂着的手也开始微微的发抖着。

    “结果是什么?”凌微笑颤抖的问道。

    沈君瀚拧了拧眉,沉重的说道:“证实小麦……患了白血病!”

    “轰——”的一声,那刺耳的字眼犹如惊雷般在凌微笑的脑子里炸开,她踉跄的退了两步,脸色顿时变的苍白。

    “微笑……”沈君瀚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微笑,一脸的担忧,说道:“结果还没有到想象中的那么坏,前期我们可以药物控制病情蔓延,只要有配对的骨髓,小麦痊愈还是有希望的。你和小麦的爸爸是直系亲属,配对的成功率也会相应的提高不少的……”

    凌微笑茫然看了眼沈君瀚,随即推开她,无力走到病床前,看着因为麻药还在沉睡的小麦,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

    直系亲属……配对成功……

    凌微笑的泪不由自主的溢出了眼眶,那种无力的挫败感顿时席卷而来。

    “微笑……”沈君瀚看着那纤弱的背影,轻唤道。

    “我没事!”凌微笑淡淡的说道:“沈医生,我想静一静,麻烦你先出去……可以吗?”

    沈君瀚听闻,并没有动,这样的时刻,他不忍心放她一个人,看着那样无助彷徨的微笑,有些乞求的说道:“让我留下来陪你!”

    凌微笑摇摇头,抬手拭去脸上的泪水,转过身,看着这个至今都无法忘记的人。

    高中时期,她们相爱着,她什么都没有,而他……是集万千优点一身的天之骄子,不止家世好,人长的帅,学习更是十分优异,完全和以往她所知道的犀利富二代,纨绔子弟不挂钩。

    这样的他就那样和她相爱着,不顾一切的爱着,而那夜,彻底的击碎了她所有,终究……他们背道而驰!

    “沈医生对每个病人的家属都如此关心知至吗?”凌微笑略带嘲讽的问道。

    沈君瀚蹙了眉头,未曾说话,可是,内心却紧紧的收缩着,他微蹙了眉头,缓缓说道:“我认识的微笑不会说出如此冷嘲的话。”

    “哼!”凌微笑冷哼了声,冷漠的背过身,缓缓说道:“你确定你了解我吗?如果了解我……怎么会有五年前的事情?!”

    凌微笑紧紧的阖上了眼睛,这样的话,刺痛了沈君瀚,更加的刺痛了她!

    沈君瀚听后,顿时整个人僵硬的站在那里,就仿佛一道愈合的伤疤,被最在乎的人硬生生的撕开,鲜血淋淋的让他无法躲避。

    “是……我从来就不曾了解过你!”沈君瀚冷冷的说完,转身离去。

    就在那病房的门阖上那刻,泪水,瞬时间溢出了凌微笑的眼眶。

    她不需要人同情,她不需要任何人同情,尤其不需要沈君瀚的同情。

    凌微笑无力的坐在病床上,手轻轻拂过小麦那细滑的脸颊,哽咽的说道:“小麦,你告诉我,你爸爸是谁,是谁……”

    当年,那个女人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曾留下,只是在她的掌心里画下一横,那一横……任何意义都没有。

    五年来,她没有去寻找过,本以为,她和小麦就会如此的相依为命,可是如今……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如果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配对……她又要怎么办?

    她不可以让小麦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