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16

    有些爱需要埋藏,就算对方明明知晓,你也要装的若无其事,因为,你们之间有着一道永远也跨不去的沟壑!

    +++++++

    只是瞬间的功夫,一声急刹车的声音,随即传来车轮刺耳的滑动声,一个完美的漂移,那辆猩红的跑车安稳的停在了停车位上,所有人的目光不免都向车内看去……

    跑车的门被打开,十寸的细高跟红色皮靴带着一条修长而又白皙的腿跨了出来,女人身着紧腰黑色连衣短裙,腰系水晶链,一头海藻般的波浪长发肆意的披着,转首间,风情万种,薄妆轻施的脸在灯光下晶莹剔透,眉眼轻抬间,不免让人感叹,世间怎么会有将优雅和妩媚结合到如此恰到好处的人。

    随着女子下车,另一侧下来一个一身白色西装的男子,头发亦是白色,他负手跟着女人的脚步向前走着,微垂的头发遮去了他半个脸颊,只能隐约间看到他嘴角扬起的微弱弧度和那阴鸷的眼神。

    龙昊琰看着女人向他走来,不免笑了起来,这样的笑,打破了以往的淡然安静,是发自内心的笑,一种倾心的笑!

    “早知道你回来,我就不用来了!”龙昊琰微微戏谑的说道。

    女子笑了笑,眸光轻轻瞥了眼前方,说道:“如果潇澈知道你会来,大概……也不会让我先回来了!”

    龙昊琰听闻,脸上的笑意加深,眸光却深邃的看向女子,问道:“怎么?怪我……打扰了你和大哥独处?”

    女子娇媚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踏着她高傲的步伐向飞跃走去,身后,那个白衣男子始终保持着三步的距离跟着而去。

    龙昊琰迷恋的看着那个背影,心里不免趟过一丝苦涩,微微垂了眸看着自己的腿脚,暗暗讨道:如果没有五年前的那次意外,他和筱悠是不是有一丝的机会?!

    大会议室内,龙昊琰坐在首位,宁筱悠在他的一侧,依次,坐着肖桡和这次企划案经手的宣传部和企划部的相关人员。

    会议室内一片凝重,包括肖桡在内,都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竟然会惊动副总裁和龙帝国对外行政部宁部长,心里暗暗捏了一把汗。

    龙昊琰和宁筱悠拿着资料翻看着,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会议室的气压随之越来越低。

    突然,宁筱悠“啪”的一声合起了资料夹,娇媚的眼微微一扬,冷然的问道:“新的方案呢?”

    “这个,由于……”肖桡没有想到,宁筱悠一开口不是问如何泄露方案的,而是问新的方案,不免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两天由于……”

    “我不需要过程!”宁筱悠果断的打断了肖桡的话,微微向后倚靠在座椅上,双手环于胸前,平静的说道:“我只要结果!方案泄露固然要查,但是……目前首要的应该是如何挽回成本!”

    会议室内所有人捏了汗,宣传部的人不免偷偷的将目光瞥向慕子骞,只见他嘴角始终挂着他那吊儿郎当的邪笑,完全没有被会议室内的低气压波及到的样子。

    慕子骞缓缓站了起来,拿起面前的资料夹扬了下,示意秘书递给宁筱悠,随即说道:“这个是宣传部和企划部针对这次项目新出的补救方案,还未曾来得及让肖总监过目。”

    他的话一出,不免传来一些倒吸的声音,更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神情间瞬间变色了数次。

    宁筱悠接过方案大致的扫视了一下,随即递给龙昊琰,娇媚的眸光扫过全场。

    龙昊琰淡然的看着方案,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过了许久,他才抬头,缓缓说道:“明天将这个方案发布出去……散会!”

    他淡然的发出指令,夜影随即上前推着轮椅向会议室走去,宁筱悠亦紧随其后,一行四人先后离开了会议室。

    肖桡暗暗擦了把汗,急忙跟了出去……

    高层刚刚离去,会议室就像炸开了锅,有暗嘘暂时躲过一劫的,有佩服慕子骞在大家忙着谁是泄密人的时候做出了救命的方案的,更有心里吐酸的。

    “子骞,你好样的,救了大家一命!”

    “想不到这次的事情竟然会惊动副总裁和帝国总部行政……”

    “子骞,你偷偷的弄了方案,还得到副总裁和宁部长的青睐,以后飞黄腾达了,可要提拔提拔我们啊……”王伟有些没好气的说道。

    慕子骞嬉皮笑脸的一一应付,完全将这些人的愤青心态不放在心上。

    他们在考虑是谁泄密的时候,只有他在考虑新的方案,因为……这个方案对龙帝国很重要,不仅仅是一个项目的投资!

    +++++++

    t市,人民医院。

    当凌微笑急急忙忙的赶到医院时,就被值班的护士拦住了去路。

    “这个是账单!”护士有些面无表情的将账单递给凌微笑,木然的说道:“你先前交的押金已经不够了……”

    凌微笑接过账单看了看上面需要交的金额,抿了抿唇,乞求的看着护士说道:“能不能……宽限我一周……五天?三天!就三天,我三天后一定补齐费用!”

    护士蔑视的冷哼一声,说道:“对不起,医院有医院的规矩,如果你不交费用,那只能办理出院手续!”

    说完,冷然的转过身,对着小护士说道:“给凌小麦办出院手续。”

    凌微笑摇了摇唇,鼻子酸酸的向病房走去,看着账单上仅仅几天就花去的医药费,心中的苦涩无以言语。

    到了小麦的病房外,她努力的作着深呼吸,硬生生的逼回眼眶中的泪水,强硬的扯了扯笑意,方才推开门,轻快的说道:“小麦,妈妈来喽……水瑶?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微笑猛然间看见水瑶,惊讶之余,严重露出一丝松了口气的惊喜。

    “笑笑,二妈来了好一会儿了哦,还给小麦买了最爱吃的蛋糕呢!”小麦眨巴着她那灵动的大眼睛,笑着说道,完全不像一个经过了骨髓穿刺和化疗被病痛折磨的小孩。

    水瑶起身,耸了耸肩膀,神情间有着些微的闪烁,有些支吾的说道:“我……我昨天就回来了……因为有些晚了,所以……今天才来看小麦!”

    “你昨天就回来了,那怎么没有回家?”凌微笑奇怪的问着,边向小麦走去,见水瑶眼神老是躲着她,神情间有些心虚,不免疑惑的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