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22

    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总是为了某些而去舍去很多,承受很多……

    +++++++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生活给风花雪月添上了一道迷幻的色彩。

    各式各样的小姐、陪酒、陪唱……你想要什么类型的,这里都能提供,只要你付得起价钱,这里就会给你任何你想要的。

    凌微笑从吧台拿了酒,在领班的交代下往九层vip楼层的电梯走去,身后传来不屑的嘲讽声。

    “瞅瞅,人家才来几天,就有人指定去vip室呢……”

    “人家够味呗,你没有听说啊,第一天来的时候就出台了呢!”

    “难怪……哼,既然如此,直接坐台就好了,干什么做陪酒啊?”

    “陪酒出台,可以挣两份钱,多好!”

    “……”

    电梯门适时合上,阻断了外面那冷嘲热讽的声音,凌微笑有些无力的依靠在电梯扶手上,她紧紧摇了摇牙,发狠似的说道:“凌微笑,为了小麦,当婊/子你也只能认了!你总不能当了婊/子还想别人给你立牌坊吧……”

    凌微笑正想着,“叮”的一声,电梯门突然打开,她本以为到了,抬头一看,却才是六层,适时,走进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她以为是客人,礼貌性的打了招呼,问道:“先生,请问您去几层?”

    “九!”男人阴冷的吐出一个字。

    凌微笑应了下,关闭电梯门,顿时,狭小的空间内仿佛气压变的极低,紧迫心扉的的低气压让人有些无法喘息。

    “叮!”

    好在,电梯很快就到达,凌微笑暗暗嘘了口气,礼貌的说道:“先生,九层到了!”

    男子微微抬头,看了下,方才抬步跨出电梯。

    随之,凌微笑端着酒亦走了出去,转首向907走去……

    突然,感觉身后有些诡异,凌微笑本能的向后看去,只见方才与她反方向而行的男人向这边走来,她顿感心里有些发毛,忍了忍心里的不安,脚下不免加快的向907走去。

    “当当当!”

    凌微笑礼貌的敲了下门,随即,拧开门把向内走去,适时,那个带帽子的男子跑了上前,她的心猛地一沉,那个男子已然越过他闪进了包厢内,就听耳边传来……

    “你们也不说清楚,害得我跑到六层去了……”

    凌微笑一听,暗骂自己太过紧张。

    这里是什么地方,如此光明正大的过着萎靡的生活,肯定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哪有人敢在这里惹事。

    “老板们好,这是您们点的酒……水……”凌微笑推开门,还未曾看清里面都做了些什么人,就陪着笑脸点头哈腰的说着,当人顺势起来的时候,顿时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只见沙发上,沈君瀚和赵廷还有几个猥琐的男人纷纷向她看来。

    赵廷有些愕然的看着她,随即看了看正悠然自得喝着酒的沈君瀚,显然,事先根本不知道。

    “来来来……”一个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站起身,一把拉着凌微笑就向前走去,边走边说道:“等酒等半天了,快,快给我们沈少把酒倒上!”

    沈君瀚冷眸看向凌微笑,眸光里全然都是嘲讽和鄙夷,他眸光上下扫视着凌微笑那布料不多的衣服,白皙的肌肤在柔和的灯光下变的更加迷人。

    凌微笑暗暗深吸了口气,逼迫自己无视沈君瀚和赵廷的验光,嘴角一扯,露出标准版的笑意,为所有人倒着酒……

    沈君瀚的眸光越来越阴厉,看着凌微笑周旋在众人的身边,被人时不时的偷偷摸上一把,心中的怒火已然烧到了眼睛。

    “老板,喝酒……”

    适时,凌微笑拿着酒瓶为沈君瀚倒着酒,她努力不让自己去看他,生怕那样赤/裸/裸的目光让她无所遁形。

    “啪!”的一声脆响落下,随即传来沈君瀚怒不可遏的声音,“下贱……”

    一切静止,所有的人都怔愣在那里,不在状态的看着沈君瀚。

    凌微笑的脸被打的偏到一侧,脸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一眨不眨的眼睛氤氲了一层水雾,嘴里腥甜的温热慢慢溢出嘴角,时间,仿佛静止,她一动不动的保持着那个动作。

    “呵,下贱?”凌微笑嗤笑了声,缓缓转过头,死死的咬着牙隐忍着,她狠狠的瞪着眼睛,一字一字的说道:“我们陪酒女下贱,那么……你们找陪酒女的就不下贱了吗?”

    说着,凌微笑冷然的笑了笑,眉眼一挑,说道:“另外……我下贱不下贱,和您有什么关……”

    凌微笑的话还不曾说完,只觉得脸上一湿,酒气瞬间蔓延了她的周身,泪,终究滑落,融合在那低落的酒里……

    “君瀚!”赵廷拉了拉沈君瀚,赶忙示意别的陪酒女将凌微笑带出去。

    凌微笑甩开拉着她的人,依旧在笑,看着怒视着她的沈君瀚,平静的说道:“这位老板,酒虽然倒了,还是要付钱的,看在顾客至上的份上……那巴掌,我不会和你追讨医药费!”

    说完,高傲的转身离去,她机械性的走着,将背后所有的目光都抛在了门后……

    夜,变的阴沉沉的。

    凌微笑请了假,一个人呆滞的走在午夜的街头,任由泪水冲刷着脸颊,最终……她终究无法宣泄的蹲在墙角,抱头大哭起来。

    龙昊琰静静的看着,过了好一会儿方才行了上前,拿出胸兜中的锦怕递上,柔声说道:“坚强的太久……是要得到释放的!”

    凌微笑缓缓抬头,泪眼模糊的看向龙昊琰……

    “我坚强关你什么事,你是谁啊,我释放不释放又关你什么事?没有见过人在大街上哭吗?我哭就是要释放啊……我无聊想哭不行啊……”凌微笑劈头盖脸,没头没脑的就骂了起来,泪水随着骂声越发的猛烈。

    龙昊琰听了,不怒,薄唇反而微微的扬了起来,眸光渐渐变的深邃……

    “少主,小心……”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惊诧的声音,沉寂的夜随即被一声刺耳的声音划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