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Chapter:28

    有些感觉,只是一瞬间的……

    +++++++

    龙潇澈翘着腿坐在花园内,手轻轻翻动着暗影刚刚整理的关于飞跃传媒收购太阳岛泄案的资料,突然,他的手轻轻一滞,鹰眸微凝的看着照片上的人,不免轻咦出声,“是她?!”

    暗影倪了眼,应声道:“宁小姐已经查明,资料的毛样是当天从前台泄露出去的,而之间的媒介就是她!”

    龙潇澈静静的听着,看着照片中笑容灿烂的凌微笑,那样的笑容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透明的能直达心底一般。

    “确定吗?”龙潇澈平缓的问道,顺势合起了资料。

    “只能确定资料是被她带出公司的!”暗影平静的回答,顺势取过另一份资料递给龙潇澈,继而说道:“这个是凌微笑的资料,她的女儿患了白血病,不排除她为了筹集医药费而做了媒介!”

    “不是她!”龙潇澈淡漠的否决了暗影的揣测,修长的手指轻动,翻开了凌微笑的资料,静静的阅览着。

    如果她真的是为了钱能铤而走险的人,昨日就不会拒绝他的回报,如果真的是为了医药费,昨天她就不该放弃和他讨要好处!

    何况……那么清澈的眸光和笑容,他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除非……她的伪装实在太过厉害。

    思绪翻转间,龙潇澈已然大致的阅览了凌微笑的资料,神情间有些淡淡的不满,问道:“她十六岁到十八岁之间怎么是空白?”

    “那段时间被有心人士故意隐藏了,没有任何资料和相关的印迹可寻!”暗影如实回答,一般来说,能躲得过他们影组织追查的很少,那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被人如此的掩盖?!

    “哦?”龙潇澈轻咦,显然很是意外,他薄唇微抿了个凌然的弧度,合起了资料,眸光幽深的看向远方,久久的,方才说道:“中和联盟竟然将人都安插到龙帝国里来了……不错!”

    暗影听闻,心中一凛,不敢应声。

    龙潇澈放下腿,缓缓起身,双手插在裤兜内,淡然的说了句,“昊琰已然做出了牺牲,就让这件事有些价值吧!”

    说完,踏着沉稳的步伐向宅子走去,边行边说道:“明晚的时间空下来,替我约凌微笑吃个饭!”

    “是!”暗影恭敬的应声。

    少主一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必报,有仇必偿!

    +++++++

    夜晚,依旧是灯红酒绿,是发泄白日压抑的最佳时间。

    风花雪月内,纸醉金迷是每日上演的戏码,从来不会因为外界的变迁而有所改变。

    凌微笑来这里已然有好些天,卸去了初来时的扭捏和紧张,现在的她已然能在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去推销酒水。

    “老板,这是你们点的酒……可要玩开心一点儿啊,不够了就多点几瓶……”凌微笑脸上挂着大大的,甜甜的笑容,妖娆的说着。

    “只要你陪我们家子骞喝的开心,就算来个十瓶八瓶的……也行!”这时,一个长相猥琐的男人边说边将凌微笑拉着坐到了慕子骞的身旁,他满脸堆着笑,朝着慕子骞说道:“如果你今天能将我们子骞灌醉了……小费少不了你的!”

    凌微笑手被猥琐男拉着,心里一阵呕吐,脸上却堆着笑,嗲嗲的说道:“是不是真的啊……”

    “嗯,是真的!”不待猥琐男说话,慕子骞率先开口,不着痕迹的拉过凌微笑,远离了猥琐男。

    猥琐男一见,也不介意,脸上笑的更加的欢,他来时就打听到,最近慕子骞好像很喜欢这个陪酒女,他今天专门点了她来陪酒。

    如果慕子骞开心了,如果能答应跳槽来中和联盟,那他可是大功一件,升官加薪指日可待……想着,猥琐男笑的越发开心,拿起酒杯,就吼道:“来来来,我们先敬子骞一杯!”

    慕子骞吊儿郎当的举着杯子,一脸坏笑的搂着凌微笑,说道:“不如……妮妮替我喝?!”

    凌微笑知道慕子骞是故意的,脸上挂着笑,手很不客气的狠狠掐了他的腰身一把,顿时痛的慕子骞暗暗咧嘴。

    “不知道男人的腰不能随便掐吗?”慕子骞附身在她耳边魅惑的说道,嬉笑的样子让凌微笑不免又伸出了“毒手”。

    可是,这次慕子骞可有了防备,猛地一搂凌微笑,坏坏的说道:“还是妮妮想让我喂你喝啊?”

    “哈哈哈……”顿时传来一阵子哄笑声。

    凌微笑有些皮笑肉不笑的接过酒杯,娇嗔的说道:“我可还想看到明天的太阳呢,要是让姐妹们知道你以嘴喂酒,我岂不成了众矢之的啊……”

    说着,就豪气的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经过这些天的训练,她倒是也能喝上一些。

    慕子骞的眸底暗暗闪过赞赏之色,亦更加心疼起眼前的人,是怎样的走投无路,她才踏入了这……

    他此刻凝视的神情看着猥琐男眼里,顿时露出了窃喜的光芒,心中暗忖:看来……慕子骞对这个陪酒女果然不一般。

    这边声色犬马,暗香浮动,此刻帝国私人医院后花园内却异常的静缢。

    龙昊琰坐在花架下,听着柔和的钢琴曲,品着茶,远远的看去,就像是一幅柔和优雅的画卷,让人不忍心打扰了他的恬静。

    龙昊琰缓缓放下精致的杯盏,看着远处走来的龙潇澈和宁筱悠,嘴角荡起一抹柔和的笑意。

    只是,笑意的深处,有着不愿触及的失落。

    “大哥!”龙昊琰轻轻唤了声,随即朝宁筱悠点头示意。

    夜影上前为落座的二人斟了茶水,随即退出了花架。

    “身体好些了吗?”龙潇澈问道,声音里,听不出他只是随口问问还是在关心。

    龙昊琰轻轻点头,自嘲的笑了下,说道:“只是小伤,还不至于那么虚弱。”

    “嗯!”龙潇澈只是轻声应了下。

    “大哥去见过微笑了?!”龙昊琰见他点了头,不免唇角一扬,道:“真是个奇特的女子……”

    想起昨夜她的脆弱,她的泪,她的坚强……龙昊琰不免笑意加深,这样一个女子,在现实的社会里还真是少见。

    “大哥打算如何谢他?”龙昊琰问道。